Menu
RSS

不必理会

国会下议院院长班迪卡,因砂首长阿邦佐不能苟同其对1963年立国契约的看法,特别是认为沙巴州在1963年立国契约下,原本就是13州之一,检讨立国契约是违宪的,而挑战阿邦佐进行辩论。就此,阿邦佐清楚表明:“不理会!”

对,根本无需理会!砂沙两邦人民现在重要的工作是必须放在继承砂已故首长阿迪南的遗志上,索回1963年立国契约下原有的权益。包括上世纪七十年代修宪,把砂沙两“邦”的地位贬为“州”,砂沙两“邦”人民,都要把在立国后逐渐被联邦剥夺的权益一一索取回来。

尤其是1963年立国契约,应是一份拥有国际地位的国际契约,在没有获得签署地多数人民,及契约主导国英国认可之前,是不能随意修改的,我们也必须证明七十年代国会通过修宪是违反国际契约精神及无效的。

我们的论据是,大马立国契约高于其他法律,有了1963年立国契约才有马来西亚,有了马来西亚才有马来西亚宪法。这也即是说,立国契约高于宪法,宪法必须依据立国契物的条文,相关立国的条文是不能随意被修改的,国会没有这方面的权力,要修改必须依据国际法规。

七十年代国会修宪,由于关系到砂沙地位的立国条文,因此我们认为是无效的。

班迪卡一再挑起立国契约问题,我们有理由怀疑他是怀有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尤其是极尽讨好巫统,以图在政治上更上一层楼。

立国契约的维护,直接关系到砂沙两“邦”人民应有的权益,因此,在这项课题上,两“邦”人民,不论来自朝野,均必须团结一致,如有人刻意利用这项问题以逐其政治目的,要勇敢站起来,以同样的声言、同样的行动说“不”。

对来自沙巴州的班迪卡,沙巴人民也要有所行动,如他在来届国选中受委托出来寻求人民的委托,选民也要用选票狠狠的告诉他,沙巴人民不要他作为人民的代表。

正如砂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保罗贡邦所说的那样,班迪卡挑点战阿邦佐辩论的言论是傲慢的,更显示他不能接受他人不同的看法。

肩负着砂人民重大护权使命的阿邦佐做得十分正确,根本无需去应对邦迪卡的挑战,即使要应对挑战,有革新党就足足有余,问题是邦迪卡敢和革新党辩论吗?

More in this category: « 3份1有别13份1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