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Print this page

龟莫笑鳖

福建人有句话说:“龟莫笑鳖”!

客家人也有句话说:“狐狸莫笑猫”!

大马人民在冷眼观“政客”,也确越观越有趣,有的“现报”确是来得太快,在人民还没有忘记他们什么,做过什么的时候,“现报”就来了,这也许就是佛家说的“因果报应”,有因必有果!逃也逃不了!

确是“龟莫笑鳖”,龟也似鳖,鳖也似龟!也更确是“狐狸莫笑猫”!大家都有条有毛的尾巴在后面摆呀摆!

在国会集体退席抗议,是国阵执政时,希盟成员党当反对党时期的拿手好戏,动不动就来个集体退席,然后在国会殿堂外来个记者招待会,猛批国阵的不是,于是乎来自国阵之“不良示范”啦、“不尊重国会民主”之类的批评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怎知对国阵的“现报”竟来得那么快,在希盟夺取政权后召开的国会下议院首日会议上,国阵便因不满议长委任的程序来个集体退席抗议。

回顾2年前首相兼财长纳吉提呈2017年财政预算案时,希盟成员党就因纳吉讽刺敦马指我国经济陷入困境而集体离席抗议,过后纳吉讥讽反对党很不专业,不尊重国会,甚至是在侮辱自己。

怎知两年后的今天,风水轮流转,曾非常看不起反对党行为的国阵,如今沦为反对党后,竟然照做一遍!更不可思议的是,自我解释退席是要做个有建设性的反对党,是在为民服务!

在国阵口中,如今的退席不是不专业,更不是不尊重国会,而是在为民服务!

冷眼旁观的普罗大众,怎不因此观“政客”的行举,而笑掉大牙!

更令民众笑掉大牙的是,行动党最喜欢用“走后门”这个字眼来讥讽马华、民政败选人士受委上议员上京当官之事,尤其是许子根更是被讥讽得无脸见人,怎知“现报”竟来得那么快,如今行动党也有人“走后门”受委上议员上京当官去!

当年行动党更讥讽马华和民政,说是1+1,马华民政候选人败选不要紧,仍会受委上议员、仍会受委当官,对选民来说是1+1,有议员又有上议员的“官”,大赚特赚!

但这些“政客”似有千万理由,让自己“自打嘴吧”打得又响又自以为很合理!更有的“枪手”为“头头”拟了出师表“示众”,企图让“走后门”合理化。

行动党的这名“后门部长”刘镇东受询为何甘做“后门部长”时称:“我的选区是难打的高风险选区!”

这句话在选民眼中看来只会让大家相顾一笑,难打的选区败选后就受委上议员有理吗?

行动党的枪手更因此祭出转移视线战术,大唱刘镇东是大马史上首位国防副部长,更大书特书,说刘上班首日,受到军队仪仗队的欢迎,是马华60年来无法做到的!

这类的转移视线,除了让人民笑得合不拢嘴外,只有使人民更是关注这位“后门部长”。这些枪手之后或许又会高唱,“后门部长”就是因为“走后门”,名声才能如此大噪!

 

Copyright.1997-2018 International Times Sdn Bhd. Kuching,Sarawak,Malaysia. Tel:(60-82)482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