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Print this page

也谈金珠盛水供

石角金珠盛水供,纷纷扬扬,至少闹了20年!远的不说,从叶金来当石角区YB、当部长开始,到陈如飞当YB、当部长,直到石角选区落入行动党周宛诗手中,又到人联沈桂贤夺回这个选区当部长去,至少也闹了15年矣,可是金珠盛水供依然没有解决,居民年年旱季都还要为水范愁!

这是为什么?不管是面对什么问题,这项问题施了这么久,人联都有其不可推卸的责任。至少拖了15年,有什么问题是当政者不能解决的?金珠盛居民能忍到今天,确是忍功一流,即使是佛都有火!

铺设水管面对土地问题吗?这个十分简单的问题难道人联无力解决?砂政府不是最懂得动不动就通过土地法典第47条文“画红线”征用吗?而且往往一“画红线”就是几十年,不知害惨多少地主不能动用他们的土地。

如果是面对水管的铺设是要经过私人地段问题,作为当政的人联,为什么不能通过砂政府的拿手好戏“划红线”来解决?难道这项拿手好戏不能用来解决民困,只能用来协助富商巨贾征用土地用来所谓的发展吗?

砂政府另一拿手好戏是,当999年期限的地主老来要把地皮过名予儿女时,一过名999年就变成60年,“吃”民至少800年!后来虽然说可以申请保持原有的年限,但砂政府已经不懂“吃”民多少地皮的年限。

金珠盛居民近日向《国际时报》反映,希望《国际时报》能为他们说说话时,表示他们能一直哑忍到今天,是因为期待两代人支持的人联党能协助他们解决这项问题,结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直等到今天,人联只一句计划被希盟新政月腰斩便算作出了交待,现在又不知要等到何时?你说居民怎么不为之十分气愤。

他说,居民现在只能哑忍,因为还要“求”到人联!这可是一句心里话!道出了居民的心酸,也反映人民的要求往往不多,只是期盼政府能协助他们解决一些民生问题而己!简简单单,从没有过份的要求!

同时也在反映,人联的影响力会“江河日下”不是没有原因,当人民感觉到一个政党不是与民同在的时候,也就是人民远离的时候!

人联说,乡村水供部门是于7月24日正式将信函签发给水务局,批准的工程仅剩下金盛路,这也意味金珠路的水供计划已不幸遭到腰斩。

据人联披露,该区主任于去年9月曾陪同水务局官员前往实地勘察,并于今年3月获得水务局工程师知会,金珠路及金盛路的水供工程已获得批准,预订于今年4月底开工。

这期间,水务局一直等待联邦乡村发展部的正式工程批准信件及财务凭证书,才能正式动工。

509大选,希盟执政联邦后,导致国内许多工程生变,这包括了金珠盛的水供计划。

在人联作出项指责后,行动党马上反驳,表示水供仍是砂主权,联邦无权过问,是人联管理无方使然。

过后人联又反驳,表示一些水供计划拨款也是来自联邦!

政党间的争议无可厚非,但不要把人民的利益拿来当垫脚。过去国阵执政联邦的例子显示,确有许多乡区发展拨款,包括水供和电供发展拨款是来自联邦。

行动党的反驳,是不是意味着,在希盟主政下,从此水供拨款就没了?联邦在石油与天然气从砂拉越“捞”走那么多,而其他所有税收也进入联邦口袋,怎么一上台就变了一副嘴脸,变得比四川变脸还快,这不是更剥削砂拉越人吗?

Copyright.1997-2018 International Times Sdn Bhd. Kuching,Sarawak,Malaysia. Tel:(60-82)482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