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保健与商务旅游崛起

本州旅游业发展虽然起步较慢,但前进的步伐和创造经济效益的势头却是相当令人鼓舞的。到访的外国游客人数,年年录得新高,今年上半年的统计,比起去年的四百一十万人次,增长了百分之十二。如果进一步催谷宣传,全年达到千万访客人次,不是没有可能的。

旅游部长拿督阿玛阿邦佐哈里透露,前来本州游客人数增加,归功于两大因素,其中大部分来自旅游保健领域。许多印尼西加里曼丹和耶加达的游客,喜爱到古晋的私人医院接受保健服务,除了因为本地专科医院的医务人员具备新加坡的水准和经验,收费上也相对便宜,而且地理位置方便;此外,婆罗洲会展中心启用之后,能够容纳及举办大型国际会议和活动,也成功吸引游客前来。据称,本州明年将主办东盟旅游大会,相信将吸引更多东盟国家的旅游业代表参与,届时本州外国访客人数记录再次刷新,前景相当乐观。

我们知道,国际旅游业市场庞大,特别是随着世界各地航线不断开辟和增加,游客互访情况益趋热络,也成为各国竞相抢夺的经济大饼。以我国为例,去年旅游业为国家赚取六百亿令吉外汇,吸引两千五百万人次前来我国,成为贡献国家经济的重要来源,也带动酒店、民宿、交通、餐饮、商贩和相关服务行业的发展,创造可观盈利和大量就业机会。尤其当我国天然资源日益耗减,亟须寻找发展新动力,“无烟囱”的旅游业,角色自然越来越重要了。

发展旅游业须具备许多条件,我国虽拥有得天独厚的天然人文景观,也还需发掘更多旅游产品,近年开始盛行的保健旅游和会议旅游风潮,刚好被本州赶搭上了。

随着私人专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设立,不但人民在寻求医疗服务上有更多选择,印尼人入境求医也渐成趋势。

我们喜见保健旅游初尝胜绩,造福病黎之余也为国库作出贡献,然而我们应当警惕,确保优势不会被削弱,因为我们发觉到,医疗保健成本越来越高,专科看诊动辄收费数百令吉,动小手术也以过千令吉起跳,这不是寻常老百姓所能负担得起,我们不希望业者大赚游客钱的同时,本地人也被逼承担高昂医疗费,甚至只能望门兴叹,所以,应该有完善管理机制以监督有关领域健全发展。

至于也称商务旅游的会议旅游,目标应放在开拓奖励旅游和促使本州成为举行会议的首选地点,当然,这也需要许多因素配合,尤其是完善航班和陆路交通网络,以及具竞争力的促销配套。

过去本州发展旅游业在很大程度上依靠联邦旅游部的宣传,这显然是不足够的,本州相关单位有必要组建独立团队,鉴定策略目标向外重点宣传,无论是招商引资还是推动旅游业,相信都能产生理想效果。

本州旅游业的兴盛蓬勃,需要多方面努力和变革,然而治安问题却是最不可忽视的一环,本地经常发生外国游客被打抢甚至受伤的事件,破坏友善之邦的招牌,这种负面影响对旅游业的伤害是相当大的,政府必须全面整顿治安,提高社会安全,让人民和游客感到安心,那么推广旅游业将如虎添翼。

Read more...

未审先扣不能被滥用

国内罪案猖獗,尤其是枪击案层出不穷,近期警方展开"除暴行动"扫黑,先后扣留近万人,但私会党徒依旧气焰嚣张,不但接连向高级警官发送死亡威胁,也有警员在扫黑行动中遇害殉职,说明当局应有强硬手段来应对严峻局面。

内政部、财政部及首相署三个部门周三在国会下议院一口气提呈十一项修正法案供一读,其中2013年防范罪案(修正和延伸)法案,将重新纳入备受争议的未审先扣程序,并把法案的权限从半岛延伸至砂拉越和沙巴。

修正法案阐明,将成立防范罪案局,以取代在紧急法令和内安法令中内政部长的角色,即有权力发出不超过两年的扣留令扣留一个人,并可在公共安全、公共安宁及防范罪案前提下,再延扣两年。防范罪案局成员将由国家元首委任,共有三人,主席是联邦法院、上诉庭或高庭法官。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两年前大马日前夕,宣布废除内安法令、紧急法令并检讨限制居留法令及警察法令有关条文,并将以更合时宜的新法令取代,以扩大言论自由及集会自由的空间,因此,这次防范罪案法令的修订,受到万众瞩目和令人充满期待。不料法案国会提呈一读,还是出现未审先扣,而且两年之后还可以延长两年,和民众所期待的结果大相径庭,看来政府有必要在三读之前,作出进一步说明以释众惑。

基于国内治安情况日趋恶化,严厉打击犯罪和作出有效防范是极为必要的,我们全力支持政府对严重犯罪行为并施以严厉惩罚,包括更长的监禁期和鞭刑,以儆效尤。以掠夺、强奸和轮奸案为例,这些罪行目前的条文明显不足以产生阻吓作用,只有适当加重刑罚,包括不允许多项刑期同时执行,才有可能产生效果。

与此同时,紧急法令和限制居留法令被废除,数以千计扣留犯得以恢复自由,被官方归咎为社会罪案暴增的主因,这一点被舆论认为缺乏凭据,其实当局何不拿出具体统计来证明前拘留犯涉及重新犯罪的情况?这也是当局加强法律条文的基础,如果做不到的话,就缺乏说服力了。

内安法令在过去多年被视为政府对付缺乏直接证据的犯罪份子的最佳工具,因为可以在未经审讯之下将嫌疑人扣留两年,但在许多人眼中,它却被指责是当政者用来对付政见不同者的杀手锏,前首相敦马哈迪任内援用最多,也受到最多批评。

有如双面刃的内安法令,成为各界最希望废除的法律条文,一向重视民意的纳吉上台不久就宣布将之废除,一度令人以为可以解除梦魇,迎来民主人权新时代,如今防范罪案修正法案出台,仍然保留未审先扣部分,虽然执行上不能和内安法相提并论,然而其本质精神大同小异,却是不争的事实,这只能说明政府对某些罪犯以常规程序处置的成效仍然缺乏信心。

我们支持政府打击罪案的一切努力,尤其是将有关条文延伸到东马,堵住法律漏洞,然而要在公平人权和执法维安上取得平衡,确实说易行难,我们希望政府制定完善机制,避免未审先扣被人为滥用,真正落实严厉打击罪犯和私会党,以及首相当初"不再有政治犯"的承诺。

Read more...

经济政策宜有全盘考量

 

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日前宣布强化土著经济政策的五大主要策略,全面提升土著参与国家经济的程度,包括强化土著在企业界的持股权,以及非金融资产的拥有权。

有关五大策略,即:1)化土著人才培训;2)改善土著在企业界的股权;3)巩固土著在非金融资产的拥有权;4)提升土著经商及企业能力;以及5)加强传递系统的生态系统等。

强化土著经济政策的其中一项要点,是规定官联公司、政府相关公司及部门的大型计划将落实分拆工程政策,让更多土著公司获得工程机会,从而培养更多土著企业家和专业人士。

首相不讳言,这是政府答谢土著选民在全国大选中给予国阵大力支持的回报,但他强调强化土著经济策略,并没有对其它种族存有偏见。

政府计划提升土著经济,其实是贯彻一路来扶助土著的目标,也可视为新经济政策的一个延续,肯定会在马来人和土著社会受到欢迎,不过,华社党团则认为,国家经济政策的推行,应以全民受惠为最终目标,要求政府在加强土著经济的同时,不要忽略其他族群的需求和利益。

从五大策略可以看出,政府希望扩大土著参与和分享经济蛋糕的目的相当明显,部分可说是"量身订做",促使土著在国家经济占有更重要地位和获得更大决策权,改变目前华人强土著弱的态势,并进一步取得平衡。

毫无疑问,强化土著经济政策不是政治语言或口号,而是有计划、有步骤且设定议程的实质战略,政府扶助土著的用心可说昭然若揭,然而,新经济政策实行了卅年之后,还需要继续通过政策来强化土著经济,可见新经济政策所达到的成果有限,不能算是成功的,政府有没有从中汲取教训,检讨施政和作出调整,以免重蹈覆辙,是引人关注的事。

锐意改革的首相,除了推动政府转型计划,不可避免的要对土著权益给予照顾,所以答谢土著选民支持,其实是在情理之中,不过,却容易被解读为"政治化",我们知道,任何事情一旦被政治化,往往好事也会变坏事,所以,首相满足土著经济诉求的同时,也不能不顾及其他族群的感受,特别是决意当全民首相的纳吉,还是不能忘记要全面贯彻一个马来西亚精神的。

实际上,强化土著经济政策也符合政府扶掖弱势群体的努力,拉近土著和非土著在各方面的鸿沟,对国家有利无弊,然而,任何援助政策应确保准确到位,让真正有需要的人得到帮助以加强竞争力,新经济政策卅年后仍然无法整体提升土著经济实力,说明只照顾特定少数群体的做法有欠完善,应有全面布局和切合实际,我们不希望强化土著经济政策最后只是增加汉堡小贩,而不是商贸企业家,并且养成依赖政府的习惯,永远抛不掉拐杖。

我们相信高瞻远瞩的首相,在落实强化土著经济的同时,也会创造良好公平的就业和商业环境,推动惠及全民的政策,毕竟没有任何国家的发展,只偏重某一特定民族而缺乏全盘规划的,种族化和政治化的危险,实在不能等闲视之。

Read more...

普天同庆大马日

今天是马来西亚日,作为本年度大马日庆典中心,古晋将举行一连串庆祝活动,国 家元首和联邦政府领袖莅临出席,显得特别隆重和涵义深远。从街头装饰和路牌布置, 民众也深切感受到这特殊日子普天同庆的欢乐气氛。

五十年前的今天,马来亚联合邦、新加坡(后来退出)、砂拉越和沙巴组成马来西 亚联邦,本州也藉此正式摆脱英国殖民统治,宣告开启人民当家自主的历史新章。时光 恍惚,转眼间半个世纪过去,我们抚今追昔,重温建国轨迹,展望全新未来,是很有意 义的事。

五十年对人生而言,是一段漫长岁月,但对一个国家而言,却只是短暂的一个起步 。我们感到庆幸的是,作为一个多元民族、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的新兴国家,大马尽管 经历了许多风雨,遭受种种严苛考验,仍能在团结和谐氛围下,展现勃勃生机,成为发 展中国家的表表者。

马来西亚日的庆祝是最近几年的事,被列为公共假期,也是从2010年开始,九月十 六日无疑已成八月卅一日国庆日之外,另一个真正纪念国家成立的重要日子。

我们知道,长期以来,大多数国人特别是西马同胞,都有"国庆独立日等于国家诞 生日"的观念误差,现在给予重新定位,建立国人对大马成立的正确历史观,不仅十分 重要,也是极为必要和具迫切性的。我们的历史教科书总是被批评缺少对国家独立和大 马组成的深度内容,现在是时候给予补正加强了。

我们欢迎联邦和州政府重视大马日的庆祝,尤其今年庆典规模堪称空前,动员大量 人力物力和财力,还有各项精彩节目相衬托,就节日的纪念而言,已经相当足够和丰富 多元化,不过,我们也希望大马成立的真正意涵,能传达到全国各个角落去,毕竟这么 重要的日子,在庆祝上不能流于形式,应在精神层面唤醒全国民众的重视和认同。

所以,大马日庆典列入每年议程是不够的,未来也应在东马两州之外,由西马各州 轮流承办,达到全民同欢的目的。

马来西亚联合邦的组成,不仅代表东西马三个地区的版图结合,更重要的是,它也 标志着更多不同种族人民的大汇聚,令人欣慰的是,半个世纪过去,纵有多重挑战,各 族人民仍能发挥相互谅解、尊重和团结精神,以致多元化和谐社会面貌得以维持,成为 极富人文特色的国家典范。

我们知道,今天的安定繁荣得来不易,先贤为建国大业所做出的牺牲和贡献居功至 伟,国人应该永远感念,并将同舟共济爱国精神和一个马来西亚理念,一代又一代的传 承下去。

值得一提的是,东马两州在发展上无法跟上西马水平,为了更好达致国民统合及推 动发展建设,联邦有必要投入更多资源,帮助砂沙两州作出各方面提升,共同迈向先进 国目标。

 
Read more...

理性协商解决问题

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在《2013-2025年教育大蓝图》推介仪式上公布多项新措施,包括华小第二阶段国文科教学时间增加到每周240分钟、2016年起教育文凭试英文列为必须及格的科目、鼓励国民型学校转换为政府学校、建议半日制改全日制及参与社区服务才毕业等,涵盖范围极为广泛,被视为推动国家教育转型的重要一步。

至于华社高度关注的华小国语授课时间,教育部在和华总、教总和校长职工会商议之后,决定采取折衷方案,但却无法让华教团体满意,产生华小将变质甚至走向灭亡的疑虑。

近日,董总在各地展开反对教育大蓝图签名运动及汇报会,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透露,不排除会号召学校展开罢课行动,以表示抗议和不满,他说,全国共有1293所华小,学校罢课是最有效的抗议方式。

据称,董总已开始积极策划在华小及独中展开罢课行动,以最具规模和巨大的行动来反对教育大蓝图,不过,罢课行动不一定是在同一天进行,它可能分不同天数,甚至分多个阶段实施。

正当董总全力争取各地社团响应支持并创造各项有利条件的同时,华社党团对罢课行动却有不同意见,尽管现阶段还未知罢课的形式和时间,惟这种激烈手段的适宜性正受到广泛议论。

董总认为,大马华教已到了非常危急的关头,这一次也将是华教生死存亡之战,如果不能跨过这场"大限",董总从此可以退出舞台,因为届时以华文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幼儿园、华小及独中都已不复存在。

董总的警告是否危言耸听,目前无法下定论,但发动全国华小和独中大罢课,却是国家独立以来罕有所闻,由于事关重大,影响深远,各地华团和华教机构有必要谨慎看待。

我们肯定董总在捍卫民族教育方面的巨大贡献,也赞同必须采取行动就大蓝图不利华教的课题表达立场,然而,大罢课是否最理想抗争方式?是否能产生预期效果以促使教育部收回成命?显然需要深加斟酌。最重要的是,任何行动都应尽量减少对学生的干扰和影响,必须考虑学生和家长的利益,特别是将参与考试的一群;此外,能否争取各校校长的配合也是一大疑问,因为他们有可能会被教育部对付的心理包袱。我们始终认为,理性协商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最佳途径,实际上,就各项争议性课题,教育部也没有把门关上,争取到折衷方案就是一个突破,华教机构可以继续努力,通过各种管道包括取得政党配合,以向政府提出要求。

签名运动是十分值得鼓励的做法,董总宜加紧汇聚全国人民的意愿,只要获得足够支持,相信政府不会置广大民意于不顾的。

Read more...

鼓励教育多元化发展

2013年至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正式推展,备受华社关注的华小国文授课时间终有定案。

副首相兼教长丹斯里慕尤丁表示,政府在考虑华社意愿后,决定采取折衷方案,将华小第二段(四至六年级)国文每周授课时间定为240分钟。他强调,华总和教总要求210分钟,但教育部只同意减少到240分钟,这项折衷方案也获得接纳。

华小国文授课时间目前是180分钟,大蓝图最初的建议是270分钟,结果引起华社及华校支持者不满,在华教团体向教长陈情之后,最后以240分钟拍板,虽然和华社期望的210分钟尚有差距,但成功促使教育部稍作让步妥协已属不易,尽管结果仍然无法令人满意。

参与会见教长的教总、华总和全国校长职工会对教长指国文课定为每周240分钟是获得三大团体接受的谈话深表震惊,发表文告表示不满和极度遗憾,因为他们已明确表明不能接受教长提出的240分钟折衷方案。有理由相信,教育部在这件事的主要考量,不排除和淡小并不反对有关,以致在“统一”制度下牺牲了华社的意愿。

教育大蓝图的焦点,除了华淡小国语课时间的规定,还包括保证不边缘化各源流学校、鼓励政府资助学校自愿转成政府学校、保留华小和淡小地位和基本特征;值得一提的是,独中也列入大蓝图,中小学将提供多元化教育选择,包括华文独中。此外,半日制学校改成全日制,多出时间教英文课、2016年大马教育文凭英文必须及格等。

华小特征获保留,独中列入大蓝图,无疑是令人欢迎的转变,可惜仍无法消除变质疑虑。特别是政府鼓励国民型半津贴学校申请成为政府学校,就涉及校产和主导权问题,董事部地位是否被蚕食至为关键。

一些党政机构认为,只要不影响董事部主权,华小从国民型变成国民学校是无妨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认为华社应慎重,在具体内容未公布之前,不可贸然作出决定,特别是要提防一些存在灰色地带的条文,应坚持三大鲜明立场,即确保华小不变质、校产永属董事部、董事部在食堂招标等的主导权不能被褫夺。

据悉,教育部是以校地由政府租赁为条件让华小转为国民学校,表面上华小没有损失,今后还可能不必担心经费问题,然而正如教总主席王超群所曾经强调的,华社不应天真的以为放弃学校主权后,就可以100%获得政府资助,因为一些全津华小也须靠董事部筹募才得以发展,更何况全津和半津学校只是官员法外立法的不成文规矩。

必须考虑的是,如果董事部放弃校地卻未必获得政府全面资助,岂非赔了夫人又折兵?实际上,政府既打算以租赁形式收编华小,何不将租金直接拨给董事部来改善和提升设备?因此,一般认为,在未得到足够保证之下,华小不如按兵不动,静观其变,免得自陷泥沼无法翻身。

教育的目的是为国家培育人才,我们欢迎政府推动转型以适应新时代的变化,不过,所有制度都应具备兼容性,鼓励多元化发展,同时确保资源获共用和公平分配。任何打压母语教育的做法,对国家和人民是毫无好处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