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华小与庙地 “私有”

亚罗士打高庭对“口头献地”作出判决,地主获胜索地成功,西马吉南司南马育强华小须在3个月内搬迁,并在拆除校舍清空后,把土地归给地主。

虽然在法庭作出判决,及育强华小董事长吴志刚表明将上诉到底与申请暂缓执行判决后,这宗令举国上下关注的华小校地问题是否有变数,通过其他途径来加以园满的获得解决,目前仍然是个未知数,但这已再度勾起华小校地“私有”问题。

不仅如此,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宗教场所上,尤其是州内一些伯公庙,由于历史因素使然,庙地是原地主“口头献地”而依然是“私有”!

华裔早期南来,为保平安也同时带来了信仰,伯公是地方上最常见的神明。许多前辈常喜欢在自已所拥有的土地上搭建小亭来祭拜伯公。

由于邻近的华裔都会来祭拜,原本的伯公小亭便逐渐发展成为伯公庙,成为公众祭拜的场所,于是乎,原地主出于热心,便把伯公庙所在地通过“口头献地”捐献给伯公庙。

虽然我们没有正确的统计数字,本州有多少伯公庙庙地是“私有”,但我们知道应该不是少数。尽管现在并没有发生庙地之争,为了避免将后不必要纷争事件的发生,现在是出现相关庙地问题伯公庙理事,认真处理庙地的题,把庙地合法的从“私有”转为“庙有”,一劳永逸的解决这项题。

同样的,华小校董会也必须认真处理校地的时候。在我国申办华小路难行,我们要保住所有华小的执照,避免因任何问题而关闭。

育强华小是在1926年创办,1957年搬到现在校园,从搬到现校园到现在,育强华小在育人道路上,已走过一甲子的风雨路。

占地共3亩的校地,在原地主过世后,目前由3名后人所拥有,3名地土主中,2名地主同意让该校继续使用该地地。

献地修桥筑路建校,是华族的传统美德,受视是“积德”的行举,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宗事件是误会所引起,希望董总或华总,为了当地华裔子弟,能出面调解这场纷争。

其实,校地问题这次已不是第一次发生,2005年槟城新中华小曾发生。自此,华小校地主权问题便引起了华教工作者的担忧。

根据马华公布的全国华小校地调查报告显示,在全国879所半津贴华小中,有49所半津贴华小的校地是“私有”,这些建立在私人土地的华小并没有任何文件来证实有关的土地是已经捐献给学校,以作为教育的用途。

这也就是说,当地主要动用到有关地段时,这些学校就被要面对搬迁问题。校方无法再所限定的时间内搬迁,这对校方来说是非常棘手的问题,若处理不当的话,恐怕就会重演类似风波。

基于此,那些建立在私人土地上的华小校董会应尽快与地主联系,以讨论如何解决校地的问题。

(2017-04-12)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