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出战权的捍卫 攸关人联生死

对人联诗巫党员而言,党中央对诗巫各支部的重视,没有任何事件比守住传统选区捍卫权来得重要,因此党员对党中央有所微言是可以理解的,可以被解读为忧心党中央在即将来临的国选中,连人联最为传统的诗巫与南兰国会选区的捍卫权都守不住。

如果这两个处在诗巫的国会选区捍卫权都失去,不仅会被诗巫党员视为双手捧给联民党,更会导致诗巫党员失望而渐渐淡出,从而给了联民党生机,人联要再次从诗巫立足也就难了!

因此,诗巫党员再对党中央有所微言,党中央都要谅解,毕竟失去都东选区捍卫权之痛,是党中央一些领导人所不能理解的。

直到今天,对人联忠心耿耿的党员仍然要问,都东选区的捍卫权是怎样失去的?党员要知道的是真相,是国阵领导认为联民党可取代人联吗?

人联已经可有可无了吗?还是党中央领导争取不力?

如果争取尽力,为何民进党可以做到把叛党的主要领导都挡在披国阵战袍参与竞选之门外,人联党领导却做不到?是说明人联领导没有民进党的谋略?玩政治,完全不是联民党的对手?

一个政党势力的强弱,取决于团队势力的强弱,即使国选在实旦宾国会选区把反对党击得连按拒金都失去,但在其他选区又输得七零八落,实旦宾国会议员不管是谁都成不了英雄,始终都是一只跛脚鸭,成不了大气!人联一些领导似乎还体会不到人联必须组成一支强旅的真缔。

或许人联一些领导会认为,可通过实旦宾一个点来带动全面,但在联民党对人联地盘虎视眈眈下,人联没有这个机会,对联民党仁慈,就等同在自杀!

诗巫是联民党的老巢,人联党5个支部在诗巫经营的非常辛苦是可想而知的。党主席沈桂贤本身也说过,人联已经收复了古晋、美里、泗里街及民丹莪,因此只剩下诗巫。

因此,对人联党而言,正如都东支部新主席黄振渊所说的那样,希望党中央凭着毛泽东的一句话:“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一鼓作气的把联民党在诗巫的势力消除。

政治就是这样,况且联民党是一个争人联地盘的政党,联民起人联就灭!

黄振渊也促党中央勿小看联民党在诗巫的实力,因为死灰会复燃。

(2017-11-15)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