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Print this page

“可恶”之极

对国人来说,上世纪90年代国行因炒外汇而使国家蒙受315亿630万巨额亏损事件,不管谁涉及,或有无涉及贪污,抑或又是对外汇交易的“无知”,均十分“可恶”,也“可恶”之极!

同样的,对“一马事件”,尽管确实对国家带来多大损失,人民看来仍像雾又像花,但从新加坡及美国一些涉及人士被行动对付看来,人民可猜测涉及的款项同样令人吃惊。

这两宗人民眼中均十分“可恶”的事件,一前一后先后被揭发,也先后被炒得火热,说明我国同样十分“可恶”的政治文化,就是“相好”时官官相护,“交恶”时就掀你臭底!

这种政治文化之所以十分“可恶”,不仅是因为当官的没有一丁点问责态度,更是我国逐渐被其他国家超越,发展逐步落在后头的原因。

上世纪炒外汇事件,为什么到今天才设皇委会调查?当然时任首相马哈迪与时任副首相兼财长安华负有不能推卸的责任,而现在仍在任的内阁成员,包括时任国防部长的现任首相纳吉就没有责任吗?

炒外汇连年亏损,为何当时没有任何一位部长提出,如说不知道,说得过去吗?当时反对党不是有提出吗?这不是说明官官相护又说明什么?

这是“可恶”之一,“可恶”之二是,当时315亿630万的亏损,并不是一年的亏损,而是连续三年的亏损,1992年亏了123亿5390万,1993年亏了152亿9140万,而1994年则亏了38亿6100万。如果说是一年亏损还说得过去,连续三年则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因此,时任首相马哈迪与时任副首相安华无论如何都推卸不了责任,这是责任问题,也是问责问题,因此皇委会责国行隐瞒实情,也点名时任首相马哈迪、时任副首相兼财长安华、时任财长达因、时任国行顾问兼第二财长莫哈末耶谷、时任国行总裁嘉化胡先、时任国行副总裁林西彦可能涉及失信罪,因此建议当局开档调查。

同时皇委会也建议,以刑事法典417和418(失信)条文,调查时任财长安华,因他隐瞒国行亏损实情和误导内阁。

皇委会认为,当局需要全面调查马哈迪,以鉴定马哈迪在炒外汇事件上参与的程度和所要负起的责任。

315亿630万,在当时马币对美元仍然2.5令吉的时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根据记录,这个亏损等于当时国家一半的储备,这个数目足以拖跨国家的财政,当时金融风暴严重冲击大马,绝对与此事脱离不关系,因此皇委会建议开档调查,人民应支持之,让该负起责任的人士负起责任。

但从政治的角度来看,政府早不查迟不查,偏偏在希盟严重威胁国阵执政权的时候才设皇委会调查,人民则不免认为这具政治因素。

也因此,净选盟才会认为,这是政府在抛烟雾弹,是企图掩盖“一马事件”真相之举。

(2017-12-01)

Copyright.1997-2017 International Times Sdn Bhd. Kuching,Sarawak,Malaysia. Tel:(60-82)482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