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希盟默许?

国油公司,顾名思义,是国家拥有的国家石油公司!因此主宰权自然是掌握在联邦政府手中,联邦政府是国油背后的真正“老板”,可以主宰国油的一切行动。

如果这种顾名思义的理解是正确的,国油内的任何执行人员,包括首席执行员,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国家的职员,是在协助国家管理国家境内石油与天然气的开采与营运,没有任何重大决定的主宰权,是在领薪为“老板”(联邦政府)打工,因此,任何重大的决定,应是在取得背后“老板”首肯后才能执行。

也因为理论上的这层“老板”与“顾员”关系,因此国油这次入禀联邦法院,要求联邦法院鉴定及宣判,在《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下,国油是全国石油资源独家拥有者,包括砂拉越的这项入禀重大行动,不禁使人怀疑,这是不是在背后“老板”(希盟新政)的授意下才执行。

在理论上,如果不是获得希盟的授意,国油的执行人员,这些国家的“打工仔”敢这么做吗?针对这点,希盟政府,必须向砂拉越各族人民解悉清楚,尤其是砂拉越各级希盟领袖,告诉砂拉越人民,这是为什么?为何作为国油背后“老板”的希盟政府,允许国油公司这么做?

如果希盟政府一纸令下,国油敢吗?即使胆大包天,希盟政府难道不能把他们“炒鱿鱼”吗?这是为什么?

对,《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是一项实实在在存在的法令,在马来西亚的法治社会下,拥有的合法地位不容质疑,我们只是说,作为国油公司背后大《老板》的希盟政府为何会允许国油这么做?

再说,砂拉越政府在希盟上台前,不把希盟砂领袖放在眼内,尤其是必须正视这项法令存在问题,如果认为违宪,就必须入禀法院进行挑战,但砂政府并不听取“劝告”,反而成立砂拉越石油公司,宣布从今年7月1日开始,所有在砂拉越境内进行开采石油和天然气的公司,包括国油公司,必须向砂拉越石油公司申请执照。

这当然引起国油公司的不满,或许也引起一些希盟领袖的不满,这才导致国油在背后大“老板”眼皮下入禀事件的发生。

希盟砂拉越领袖说得对,砂拉越政府忽视《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的存在与其法律地位。希盟领袖也说得对,砂拉越政府应“反守为攻”,入禀联邦法院,质疑《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与《2012年领海法令》在联邦宪法基础上的合法性与约束力,但这些都不是希盟政府允许国油入禀联邦法院的理由。

总之,现在国油入禀联邦法院,给砂拉越人留下太多遐想,这是希盟默许吗?

还是希盟依然虎视砂拉越遭剥夺仅存下不多的石油与天然气资源?如果不是,为什么充许国油这么做?为什么希盟联邦政府表明要等待联邦法院的判决?

在马来西亚的范畴内,砂拉越人、尤其是政治人物,不管朝野,都必须捍卫1963年立国契约下砂拉越自主权应有的权益,这不是对抗,而是在尽应尽的义务。

在这项应尽义务下,我们喜见砂朝野正联手,在砂拉越律师公会主席兰比尔星的领导下,成立10人专案小组,应对国油的入禀挑战。

朝野代表包括公正党砂副主席施志豪、妇女组副主席温夏妮、前公正党浮罗岸议员黄锦河、人联秘书长拿督陈超耀及副财政刘会耀等。

这是攸关砂拉越权益的维护,我们期盼看到行动党的律师能不请自来,主动参与这项砂拉越权益的维护。

毕竟,现在如何应对国油的挑战,才是砂拉越人的当务之急!

 

(2018-06-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