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子富

子富

Website URL:

坐食山空

●子富

最近,有人频频建议政府提高一马援助金,最好一年分2次,年头1次500,年尾锦上添花,再分500!而政府则在高唱国家经济稳健,也大有此意之慨!看在担忧国家经济情况国人眼中,真是胆战心惊,担忧国人一旦习惯了政府的“供养”,国家最终将坐食山空!

这里我们提出的“供养”,不仅仅是一马援助金罢了,还包括各式各样,林林统统的津贴和补贴,令担忧国家经济者一阵冷汗过一阵冷汗!

神仙打救不了

马华的“闹戏”越演越精彩、越演越剧烈!已渐渐成广大人民茶余饭后的“笑料”,看来已难逃最终落至“死路一条”的下场!神仙都打救不了!

人联的“闹戏”同样也精彩,表面平静内里烈,把党与人民的事业当着自己的政治赌注,只有自己最“伟大”!有人挑灯求神拜佛再求主保佑,期盼社团注册局“速速”把党的注册彻消,然后再来个伟大的救党!也更有人自以为自己才是救党“神仙”,同样只有自己最“伟大”!恶斗的结果与马华没有两样,同样是“死路一条”!神仙也打救不了!

政治没有对错之分

◆子富

人都死了,却落叶归不了根!政府把陈平骨灰运回国的事件看得如此重大,包括加强马泰边界的戒备,大有严防陈平骨灰“偷运”回国之慨(我们绝对相信其家属不致这么做)!看了真叫人嘘唏不已!

难道我们通过手中神圣一票选出来的政府,竟然是那么不近人情的吗?人都死了,为何还不能让之一了百了?又为什么不能让过去的就让他过去?

陈平与马共,对许多现代人来说(包括那些极端份子),只不过是过往的历史故事罢了!这宗政治历史事件,正离我们越来越远,但政府那么“大件事”的禁止陈平骨灰回国,却是摆在大家眼前,让人感受到政府毫无人情的事实。

在华人眼中,人死了,把骨灰运家乡,只不过是一种落叶归根的方式,况且,大方让陈平家属把其骨灰运回国,也不致会导致社会的不安,更可显示政府的大方。

政治没有对与错之分,只有方式与成败之分,马来西亚国阵政府那么“大件事”,只差没有派出重兵防守边疆,有如严防敌人侵入般的严守陈平的骨灰,誓死都要阻止陈平的骨灰回国,看在世人眼中,他们又会怎样评论马来西亚?

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为首的联邦国阵政府,应谨慎的省思,有没有必要因为一些极端份子的言论,或土权的反对,就闻鸡起舞,如此大动作的禁止陈平骨灰的落叶归根。

当年陈平领导的马共,所进行的是政治体制的斗争,我们上面说过,在一场政治斗争中,没有对与错之分,只有输与赢之分。即然大家都是扛起枪来的互相对抗,大家就必有伤亡,马共伤亡的这笔账,能算在政府府的头上吗?不能!具有政治理智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对马共事件,政府如是理智的,对这一切的一切,都应在马来西亚政府、泰国政府及马共三方面签署和平协议后,让之划上记号,让之成为过去,没有必要时至今日,仍不断对马共进行多方面的指责。

回顾历史,1989年,马来西亚政府、泰国政府及马共所签署之和平协议的其中一项重要条文是:“政府将在适当的时候,允准任何大马公民的前马共成员,在大马宪法与法律范畴内,自由参加政治活动。”

原名王文华的陈平,上世纪二十年代出生在霹雳州,不论其身份问题出现怎样的争议,都是他仍然在世时候的争议,在他辞世后,任何人都不能否认他出生在马来西亚的这个事实。这也让政府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说服人民,为何不能让他落叶归根。

会“呱呱叫”喊得很大声的极端份子,毕竟是占了少数,绝大部份的马来西亚各族同胞均是中庸的,他们没有发出声音,并不代表着他们认同政府不近人情的做法。

1989年和平协议签署时,当年在任副首相,现是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就此事以“过去就让它过去”狠批政府没有遵守“1989年合艾的和平协议”。

他说,当年,他是联邦内阁成员,清楚知道当时的详情。

他回忆当年联邦内阁讨此项重要事件时说:“我们是否认同他(陈平)?不;我们是否认同共产主义?不;我们是否认同陈平过去的行为?不;我们是否认同跟陈平签署,双方同意解除武装的和平协议?我们认同。”

“为何国阵政府现在不认同?这可是当年获得内阁认可的协议。当时,我是一名内阁成员,协议书呈上内阁会议讨论。”

“签署和平协议时,陈平领导马共代表团,而马哈迪则代表大马。在协议中,陈平同意解除武装,归还所有武器。他们也同意以一个好方式回国。”

马共已经再也不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政府,政府大可放心,让陈平落叶归根,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对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仍吓得夜里漏尿,可真要落至天下人的笑柄啦!

Subscribe to this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