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狂人治美国── 与法相争,越战越勇

美国还的确是一个很讲法治的社会。你看,特朗普总统颁布了实质上有法律效应的行政命令,暂时禁止来自好几个西亚与北非国家的国民入境美国,马上就有各路法律界翘楚为受波及的旅客们“出头”,入禀联邦法院,要求法官禁制美国官员们执行这行政命令。

其实,这种做法即便是对本地来说,也还是司空见惯的。大多被英国殖民过的国家,当然也包括美国与我国,都有所谓司法覆核的传统,即任何被官方政策所影响的一方,皆有权要求法院鉴定该项政策是否违反宪法,堂堂正正地与政府打官司。

当然,在本地长期一党独大执政的政治现实下,许多人对司法覆核还是有所忌惮的,暗恐如此这般即便还没赢了案子就得罪很难下台的政府,以后“办事”就极为困难了,所以也就宁愿“息事宁人”,不要求法院为彼等出头了。而美国是个真正的民主国家,执政者时上时下,所以美国民众也就更能放胆地与政府对簿公堂了。

无顾三权分立抨击司法权

因为特朗普的禁入美国令也波及许多难民,以至来自该些被波及国家的美国永久居民,所以在法院的挑战也多来自这些群体。其中东岸的一位联邦地方法官覆核了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为它放行。但不久后另一位在西岸的联邦地方法官则下令制止执行这项命令。基于美国宪法里有关联邦法律必须同样地在全国执行的原则,这也就意味著该项行政命令在全美不得执行。

这一来当然“扯火”了一项唯我独尊的特朗普,他所锺情的推特攻势与“无情”演说便接踵而来了。特朗普“推”说那阻扰他的行政命令的“所谓法官”的判决是“可笑的”。他抨击美国的法院“政治化”,认为彼等应该「就阅读条文而做出正确的事」就好了。

当特朗普政府的律师针对该项地方法院的判决上诉时,上诉庭里的辩论是有被播放出来的。特朗普指他所听到的是“可耻”的。该上述庭过后也覆核了地方法院的禁制令。

看来特朗普政府接著是会继续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目前该院的保守派(会倾向于支持特朗普)与自由派的大法官们各占一半。而就连特朗普提名的大法官人选也认为特朗普这一系列无顾三权分立,对司法权的大肆抨击是“令人痛心”的,也是令人在道德上沮丧的。所以看起来在未来一段日子里,这项行政命令还是未能得以执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