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Print this page

枪枝问题,遥遥无期

我小时候大人们不时会叮嘱,不但不可以碰毒品,也千万不可以碰枪,因为这些都是“一碰就死”的,害我心里惶恐不已。

稍长,会看报刊杂志了,读到某某人因为拥有毒品或枪枝,即被宣判死刑,除了才理解大人为何苦口婆心叮咛,心里还是觉得有点矫枉过正。杀人偿命也许还可勉强理解(虽然演变到当下,在本地的现行执法与司法体制下,我已然主张反对死刑),但只不过拥有毒品或枪枝,又不是逼人家吸毒到成丧尸或开枪杀人,就判人家死刑,还是觉得大有问题。

后来到了美国,毒品方面先别说了,我自己虽然不碰,但住在三藩市,身边免不了有朋友吸吸大麻,而且据说吸了后,文艺创作等会更有缤纷色彩。所以我也认为,起码软性的、不太会上瘾的毒品,就应该与荷兰以及美国越来越多州属一般,逐渐予以合法化。

至于枪枝,在美国是更为自由地拥有了。民众拥枪是美国宪法保障的权利,主要是当年美国推翻英国殖民统治时,起事的大多是各地民兵。所以美国人内心深处即埋有万一政府施政暴虐无道,人民得以如以前推翻英殖民暴政般,拿起枪枝与政府军作战。美国有个全国步枪协会,对于维护美国人民持枪的权利不遗余力,也广受许多民众支持,所以连(特别是共和党)政治人物也要对它礼让三分。

进步派主张枪枝管制

在美国中西部偌大的旷野上,许多庄园主更是配备猎枪,严防一些野生动物或不轨份子闯入彼等的产业。还记得有一次,我与一位老教授到他的乡区别墅区度假。,他特地吩咐我不要走入邻居的产业范围,“因为他有枪,通常射野兔,不过也射人!”不可谓不惊心!

然而,近些年来美国时有发生一些精神上出问题者,拿起手枪甚至步枪,来在校园或其他人多的公众地方扫射,造成死伤无数。所以美国的左派或自称的所谓进步派,便时常力主要枪枝管制。如上周佛罗里达州又再发生一起校园枪击案,死了十几个人。特朗普总统虽然有亲往慰问,始终还是不肯推动立法管制枪枝,甚至还主张让教师配枪到学校,至多也只管制一种可以架上半自动步枪,使其成为全自动步枪的枪托。看来,美国要解决枪枝问题,还是遥遥无期。

Latest from 胡逸山

Copyright.1997-2018 International Times Sdn Bhd. Kuching,Sarawak,Malaysia. Tel:(60-82)482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