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Print this page

马美关系,密切微妙

我国新政府上台不过一个半月,各方已然纷纷猜测与议论我国的外交“新”方向。因为我国连新任外交部长也还没出炉,所以理论上不止外交上的决策权,连其执行权都还掌握在首相马哈迪医生手中。

马哈迪上台前后都有发表过,有关可能需要检讨与中国有关方面所签订的一些特别是关系到大型基础建设的合约,第一趟出访又到日本去(虽然乃上台前已答应、而且是他每年都去的一场民间企业会议),但又欣然接见与前朝领袖关系也还密切的中国最大电子商贸平台企业阿里巴巴的老板马云,还在不同场合赞好后者,令人眼花缭乱,注意力也主要放在我国与中、日两国关系平衡之间。

但正如西谚所云,“在房间里其实还有一只大象”,而这只“大象”,就是也恰好是以大象为标志的共和党所入主白宫的美国。

本地与美国的密切关系,至少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五十年代,美国主导成立类似在欧洲与苏联抗衡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般的东南亚公约组织,以抵御共产主义在本区域的扩张。而在我国半个多世纪前组成之际,曾在担任参议员期间来访本地的美国时任总统肯尼迪也有发来贺电。几个月后,肯尼迪遇刺身亡,继任的庄逊,甚至曾旋风式的工作访问我国一天,还造访了后来以他姓名缩写(LBJ)命名的一个垦殖区。而在我国大力吸引外资来促成工业化的年代,美国更长期是我国最大的直接外资注入国。

实质关系极为坚固

到了马哈迪的第一任期间,我国与美国关系颇为微妙。一方面当时的马哈迪以第三世界领袖自居,常对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帝国主义行径,特别是对以色列的支持大加批判。20年前马哈迪与安华闹翻之际,时任美国副总统戈尔来马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首脑会议,期间发表了听似支持安华一方的言论,更令马美关系可谓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

但另一方面,无论是发潮的高低,马美的实质关系也还一直是极为坚固的。美方的投资从来没有因为两国官方关系的起落而有所影响,近年来美资的减少主要是因为美国自身的经济不景气。而我国更是美国全球反恐努力的重要夥伴。多年以来,我国朝野两派在外交上的主要战场,说白了就是在华盛顿各自努力争取白宫与国会哪怕只是在言论或精神上的支持。

前朝首相纳吉与美国前后总统奥巴马与特朗普(虽为上台前)皆打过高尔夫球,特朗普还送上一张签有“你是最佳首相”的合照。纳吉访问白宫时,也不忘投特朗普所好,大谈我国会如何掉过头来投资美国云云。

马哈迪在这一次上台前被问及对特朗普的看法时,有说过“他与纳吉一样”、“我们不知如何应对一个如此善变的领袖”。不过在上台几天后,马哈迪就接见美国大使。数天前,白宫高级官员来访,甚至提起年底特朗普可能访马。这在在显示出我国与美国既密切又微妙的关系。

Latest from 胡逸山

Copyright.1997-2018 International Times Sdn Bhd. Kuching,Sarawak,Malaysia. Tel:(60-82)482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