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Print this page

美国观察 议院权势,造就辉煌

著名美国联邦参议员麦凯恩日前去世,引来多方惋惜。麦凯恩可谓一生光辉,生在祖父与父亲皆为海军将领的家庭,他也跟著彼等的脚步入伍海军,成为一名飞行员。

在越南战争的高峰期,麦凯恩在一次驾著战机入北越时被击落生擒,成为一名战俘,在当时被匿称为“河内希尔顿”的战俘营度过5年。他坚拒公开唱衰美国以换取提早释放的毅力,换来美国人的喝彩,回国后过了一段日子也开始参政。作为政治人物的光辉历史,美国内外也已多有报导。

我比较感兴趣的,还是看到让麦凯恩从越战英雄蜕变为辉煌政治人物的平台,正是美国的参议院。我之前曾把参议院与我国(以至其他英联邦国家)的上议院作出比较,认为后者相比之下有许多值得改善之处。

恰巧上周我国的选举改革委员会也提出一些有关改革上议院的建议,包括逐渐迈向民选。这一点我极为赞成,但我认为也只是把在本地向来被认为是“橡皮图章”(只依样画葫芦地通过下议院提呈上来的法案)的上议院“实权化”的其中一步而已。

三权分立重要环节

美国在建国后的100多年里,其联邦参议员其实是由各州的州议会各推选两位。但即便在那个时候,参议员的权势已然很大,与总统所主导的白宫以及对开的众议院分庭抗礼。美国人把这看著是三权分立、相互监督的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因为美国人向来自力更生,把政府看成不过是一个“必须的恶魔”而已。一直到上世纪初,美国才通过宪法修正案把联邦参议员改为民选。

我国如果也迈向民选上议员这一方向,而不是只由各州指派与当权的联邦政府推荐给国家元首委任,当然是更为民主化的一个开端,让各项政策的决定都会有更强的民意反映。

但美国众议院的庞大权势,也不只是来自议员皆为民选,而是它具有独享的行政与司法人事任免的同意权。在美国,内阁正副部长、联邦主要官员、驻外大使,以及联邦法官在总统提名后,皆必须参议院行使同意权后方可就职,这无形中让参议院的“话事权”大为扩展。

在我国,行政权是基于立法权的政治现实下(政府是由下议院里获得过半数支持的议员组成),我认为我们可以折衷地采用美式制度,如首相要委任一些非国会议员为正副部长必须获得上议院同意,而提名的大使、主要联邦官员以及法官们也必须得到上议院同意,如此方可真正把上议院实权化。

当然,我认为美国参议院的政治运作里也有一些未必符合其他国家情况的特殊模式,如任何一位参议员皆可“不停发言”来拖延法案通过的做法,或其党鞭制度薄弱,让如麦凯恩者得以时常违背所属政党的主流立场,根据自身意识形态以及各自选民利益来投票,是否也应被借鉴过来,也就见仁见智。

Latest from 胡逸山

Copyright.1997-2018 International Times Sdn Bhd. Kuching,Sarawak,Malaysia. Tel:(60-82)482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