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苦等架空大道

耳闻楼梯声许久,终于都盼到有人走下来。说的是六哩半古晋中环车站前边的堵车路段,将要建起架空大道了。自从几年前有了中环车站,上下晋连路的车流量,天天都是川流不息。z 三叉路口各设有三到四条车道又如何?车辆交通还是拥挤,杂乱无章,尤其逢上学上班放学下班的尖峰时刻,不是一个乱字了得。

Read more...

走一段路

“我们去户外上课吧!”想带孩子们出去的意念酝酿多时,苦无合适的课程内容,现在终于可行,当然不能错过。男孩们没有马上表现得很兴奋,不怎么在乎的回问,“好啊。那要准备什么吗?”我暗笑,跟男孩们过招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当然知道收服他们的分寸。

Read more...

又搭巴士了

那天,为了周二清晨共乘一车回途的方便,又陪孩子搭巴士了。我们礼拜天早上在七哩巴刹的车站,看到开往石隆门娘家的2号公车,不管有没冷气设备的就上车了。老爷的公巴,引擎声特别响亮,一路上蹦蹦跳跳,被痛打几十大板那样。还有,不断有很大的风,从车窗外吹进,相当的受用。

Read more...

考验人性

以前有段时间,电视及网络上曾一度流行“考验人性”的节目,内容可能是节目工作人员故意把钱摆在街上,也可能是让人假装需要帮助,观察被考验者的反应,然后作出总结。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这种节目颇为新奇有趣,而且感觉挺有深度,甚至一度认为自己理解了人性。可是现在再看这些打着“考验人性”噱头的节目,却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Read more...

偷闲

休息日的星期天下午,我又投入于现阶段觉得热血的事儿——做蛋糕。男人很识趣的,专司打点两个宝贝,以便我不被干扰的专注于我的兴趣。

Read more...

Full of Love

或许是早阵子过于劳累没好好休息的关系,日前敌不过病毒感染,终于病倒了。傍晚,服了药的我更显得昏昏沉沉,半梦半醒的睡了一觉,醒来时看到孩子在埋首做功课的背影。瘫软的身躯此时传来一个讯息:肚子有点饿了!

Read more...

没绝对的悲伤

这近几个月来,悲伤的消息接二连三。首长阿迪南年初病逝,随后就是数名社团闻人离世。接着山脚下男孩成员之一的吴彬安,以及歌坛唱将罗宾也走了。

Read more...

不愧是“歌神”

中国卫视的《我是歌手》这综艺节目,很多人看,我也常看。觉得“好看”,是因为堂堂的歌星和大牌歌手,也还要透过比赛一较高低,这倒能满足到追求新鲜刺激的心理。

Read more...

恍如隔世

黄易去世了。

看到新闻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么年轻就走啦?”再细读一下新闻,赫然发现他已经65了,接着心里感到一丝丝的难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