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穷紧张

怀胎近十个月的小妹那天进院不久,情绪就莫名其妙起着变化。不仅是当事人,自己也跟着紧张,不懂为何这样子。虽然她要生的是第二胎,5年前早已有第一胎的临盆经验,但也是心绪不定。

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星期,她就半夜腹痛,似乎宝宝要提前诞生了。但她却不慌不忙,也还照样撑住,到隔天才去医院报到。想要探访她给支持,却说还呆在等医院床位的阶段,人太多,还不能进入产房。

住了一个晚上,小妹说肚饿得发慌要吃饭,因不习惯医院的饭菜供应。

不一会,又接获妹夫语音讯息,说还没生产暂时别去探访,免得白跑一场。但没两下子,又说小妹在床位枯等,还在闹“饥荒”,马上打包午饭又出发。才驾车到半路,又听闻快要推进产房生产的消息,整个心又半天吊…。

不管三七二十一,还是赶到了医院,实际上小妹还在床位等,搞到我们都紧张兮兮。陪着一个多小时后才离开,当天下午3点多,妹夫又报信说小妹被推入产房了。最终将近傍晚6点的时候,小妹顺产喜获麟儿,母子平安,总算放下心头一块石头。

旁人知道了很好奇问,又不是自己生孩子,究竟跟着紧张什么?我也解释不出,可能只要是好事,和自己家族有关的,又是姐妹血浓于水,就会莫名跟着特别紧张和兴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