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在路上 (下)

古城有好多好多历史和文化。我没刻意安排教学,但夏天若有求知的欲望,我一定配合。当他主动要求走进博物馆时,我欣然答应,进去给他说故事。

路上,因为意见不相同,他发了一场大脾气。我不慌不忙,既然不赶时间,跟他周旋到底。陪他看着愤怒来了又走,突然觉得能一起好好面对和解决争执的机遇似乎特别可贵。

而期待多时的搭船游最后因为座满而告吹,这下我看见他表情失落得有些严重。“这个世界本来不是为了满足我们期待运作的。你好好体会失望是一种怎样的心情。”我说得云淡风轻。自己也搞不懂这种时候非要对一个小鬼说这么残忍的话吗?可这就是旅程中很真实的面向,我不是豪华团导游,保他心满意足,我是跟他一起体验旅行酸甜苦辣的妈呀!“留个期待吧,那是下次回来的动力!”最后还是安慰了他几句。

“咪我求你,让我玩一次,一辈子就玩一次!”夏天临回程前苦着脸哀求,被那些闪亮的游戏机勾引得失魂。最近说话的语气也很重,动不动就一辈子、从此、遗憾什么的。“你猜猜看我的答案?”我给他很灿烂的笑容。他却嘟嘴说,“一定是不能。你只出钱在必需品。”这话听起来好像他长期被我精神刻薄虐待般。

可当我问他下次,想不想和我单独旅行?他大力点头,这是我和夏天在路上的下个约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