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消炎药

回头去接上游泳课的大小B,看见不大有精神的小B独自坐在椅子,对于平日好动的他而言很不寻常。原来是突然发烧了。

当了妈之后的这几年,一般遇上宝贝们发烧,我都没急于给药,而是先观察情况,完全摒弃以前男人学他老爸的做法——一有不适,先吃药“制止”!往往这种所谓的“抑制”只有让情况恶化不然就是让小孩几乎没有免疫力!一天下来,观察出小B的体温会反复也投诉喉咙痛,想到不久前中医说能放冷藏的喉咙痛药粉,就给予小B。

隔天一早,似乎降温了。哪里知道他的体温在下午又高热,直觉告诉我是发炎了,“又要吃抗生素吗?”我自问。那个时候习惯去的中西医都打烊了。

刚好在报章看到新张药剂行促销鱼肝油的广告,就在上门时顺道让药剂师了解情况并说想要买消炎药。年轻的女药剂师说不建议用消炎药,理由是如今消炎药已经滥用了,建议我们试试看一种天然的消炎药水,只要不会对蛋敏感的小孩都可以服用,药剂师还补充说九成的儿童发炎其实不需要抗生素的。

果然,两天服用四次之后,小B完全康复了。

More in this category: « 一个丧尸父亲 鳄肉光饼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