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Print this page

补习

理发时,为我修剪头发的年轻老板娘又跟我谈到孩子的教育问题,在知道我依然没将六岁的大B送去之前她跟我推荐的三语学习班学习认更多字时,语重心长的口吻告诫我“现在不给他苦一点,一年级的时候就更惨了…”。

我回答老板娘说“才幼稚园的六岁小孩就补习,很可怜啊。”并告诉老板娘我目前只给孩子们上游泳课。

现实是很多孩子被剥夺了玩乐的童年时光,而且双薪家庭的写照是许多小孩放学后就直接去补习班安亲班功课班度过大半天。对于平日已经上全日课、仅剩周末扣除完成家庭作业后时间的宝贝们,我自认做不到在他们应该尽情享受幼年时期的日子就让他们不停埋首在学习中。

“没办法”,我耳边还回荡着发廊老板娘的话。想到日后如果宝贝们成为师长眼中跟不上进度的学生,怎么办?暂且没有答案,我比较在意的是,不想因为父母们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点的焦虑,而强加压力给孩子。

还是先让宝贝们享受学前的玩乐中学习的时光吧。

Latest from 小雪

Copyright.1997-2018 International Times Sdn Bhd. Kuching,Sarawak,Malaysia. Tel:(60-82)482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