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环保过年

曾听过一段环保教育工作者受访有关新年如何实行环保的访谈,谈话内容让我印象深刻,这些年来也让我保持着环保过年的意识。除了不浪费,不制造更多垃圾甚至回收物,也让荷包省了不少。

Read more...

小心有诈

诈骗电话,用的伎俩是“推陈出新”,越来越狡猾。以前,老千冒充银行职员什么的,还算是“文”骗。现在的千术,已是“变种”到穷凶极恶来“暴”吓。

Read more...

天王驾到

那年我出生,他出道。小时候听他的歌是很厌恶的,大家都喜欢的歌手,大家都唱的歌,我才不要喜欢!骨子里早就有叛逆的血液。传遍大街小巷的情歌,我听不懂,毕竟那是一大段不知离别愁滋味的青春岁月。

Read more...

黄金桥

这阵子,身边的朋友见面时,总会问到,去了黄金桥没?是的,这座建在河滨公园的吊桥,真是特别的,想想黄金的名字,就蛮有号召力。而且这个砂拉越河面上架起的S型景观桥,还是标榜着古晋的新地标。所以闻名不如一见,那天也去走走,感受了名为达鲁哈纳的黄金桥。

Read more...

五岁的成人

小学的时候,偶然之中看中《蜡笔小新》的漫画,父母看我喜欢也就买了。直到拿回家,翻开漫画的第一页,才赫然发现上面标注这是一部“成人漫画”。然而我无视那行标注,开开心心地看完人生中的第一本《蜡笔小新》,之后又买了好多本,除了有点黄之外,全然没有意识到它为什么会是“成人漫画”。直到以成人的视角重看一遍,才发现无厘头搞笑的背后,蕴含着很多只有成年人才懂的笑点,以及辛辣的讽刺。

Read more...

睡前一段话

小B睡了,我将还没睡的大B抱在怀里,对他说“你这么大了”。

大B突然问“我(身高)到你喉咙那里,阿公会老了吗?还有在吗?”

Read more...

宠溺

从电视台新闻播报的画面中,看到了一群少年于晚间在笔直的公路上飚脚车的画面,当下替他们捏了把冷汗。

只见飚脚车少年个个把腹部垫在脚车座上,再把身体保持平衡,仅以双手控制脚车快速行驶,有者更向后抬起双脚,模仿“超人飞起”的姿势,边竞相赛脚车边耍“特技”,快速在昏暗的大路上快速飚骑,完全无视自身安全。

Read more...

《古晋》

恭喜老友豪哥,终于得尝所愿,发表了一首,他“最想要”的歌。从梦飞行音乐创作坊时期结识,他可是原创音乐的主力。才华洋溢,也一如音乐顽童的他,不断进行音乐试验和探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