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令我永远也无法忘怀的迎宾仪式!

  我们一行十多辆四轮驱动车,从沐胶长驱直下,抵达木中巴铃长屋(Rumah Baling)时, 村民早已在屋外等候着我们。他们从年长到年幼并列成一排,男男女女都穿上了他们民族的 传统服装,颜色异常鲜艳夺目。

  他们的服装都很特别,若把男的和女的作个比较,女性还要比男性“隆重”得多。她们 头顶上不但戴着一根根矗立的“金属器”,手上还握着几粒圆圆的小球。男性则手握长矛和 盾牌。

  伊班人把他们女性的传统服装称之为“teberai”。


隆重的迎宾仪式

  除了这些并排站着的村民,还有另外四位长辈引起我们的注意。这四位都是长屋的长老, 他们坐在地上,前面摆放着许多祭品。这些祭品都是迎宾仪式中必备的,共有十六样,包括 糯米、香蕉、盐和米酒。

  看到我们抵步,隆重的欢迎仪式便开始了。他们先来个“自干为敬”,喝下一杯米酒, 然后再把米酒端给我们当中的几个人喝。


惊心动魄的“血祭”

  这一轮的仪式结束后,便开始了叫人惊心动魄的“血祭”。只见长屋大门前的地上,有 一只小猪被尼龙袋包着,只剩下头和四肢暴露在外。它在那儿苦苦的挣扎,好象已经知道自 己大限将至。

  其中的一位长老拿起长矛,就向这只小猪缓缓走去。为了避免这只小牲畜左右摆动,有 人便出来帮助,把它紧紧的压在地上。小猪似乎也感受到了这股杀气,以致在这紧要关头, 突然凄厉的惨叫起来,急促而惊恐万状的嚎叫声,如雷般划破胶凝的空气,使人感觉沉重之 余,更觉毛骨悚然。

  我们每个人都屏声静气等待。长老把长矛瞄准了小猪后颈,狠狠的用力往下一戳。小猪 嚎叫了一声,鲜血立即喷射出来,把泥沙染红了一大片。

  “嘭!嘭!嘭!”三声震耳欲聋的抢声,突地随着小猪被杀后在耳际响起。一个身穿黑 色外套的年轻人,手拿长抢向着天空开了三抢。

  杀死了的小猪很快被人拉到一旁,染红了的地面也被铺上了一层遮盖物。这时只听到扣 人心弦的伊班传统音乐响起,我们一行四十多个队员,跟长屋长老一一握手,然后,有和并 排站立,身穿传统服装的伊班原住民逐一握手,最后,随着带头的长老缓步踏入长屋去。


每个村民都要“敬酒”

  这座位于木中柏督林的伊班长屋,共有卅三户人家,当我们走进里头时,房间外的走廊 上,已经站了一个又一个,间隔一定距离的男男女女。他们手上握着杯和米酒,我们走过时, 他们就逐一邀我们喝酒。

  有些队员会喝的,当然来“酒”不拒,有些队员虽然不曾喝过,可是为了试一试,就照 喝不误,只不过他们喝了之后,脸上立刻泛起红晕来。当然也有些队员起初老大不愿意喝, 可是经不起村民的盛情之邀,也不得不喝一些。

  最令我们心惊胆战的是,我们不是喝过了一次就算,而是每到一个村民面前时,他们就 会重复的邀请我们喝酒。后来才知道,根据伊班人的传统,每一户人家在这个欢迎仪式中, 都会派出一男一女等待宾客进来后请他们喝酒,以显示他们的热情。

  这也就是说,当天我们总共要面对前后卅三个男男女女的请酒!

  我们绕着长屋走了一圈,还以为就会停了下来,怎么知道又再走,结果又再一次面对村 民的请酒,哎呀!真是“酒”福不浅。还好走到长屋的半中间时,就在屋长的住家门前停了 下来,然后大家分头坐在地上。


善颂善祷的伊班长者

  队员们坐下来之后,村民端来了八杯米酒。第一杯酒是敬给地神的,其余的七杯,三杯 是给长屋长老喝,四杯则给队员喝。

  在这之后,便有一位头发斑白的老者,手上抱着一只白色的公鸡,站到麦克风前朗诵起 来。由于他说的是伊班话,我们这些门外汉一点都听不懂。后来才晓得,他说的是一些吉祥 话,祝贺我们队员们平安。

  老者妙语如珠,仿若早已背熟了一般。他每说到一处,若能引起共鸣,其他在场村民就 会拍手叫好。


把好吃的东西都端出来待客

  热情好客的村民接着便为我们端上茶点。据说,只要长屋内有什么东西好吃,他们在这 时候就会统统端出来,这个民族的好客,由此可见一般。

  不过,就在我们大快朵颐之际,又有一件事叫我们不得“安宁”。因为在这时候,又有 四个女子出现,又再拿着米酒和杯向我们劝酒!


伊班人的传统舞蹈

  到了夜晚,伊班人“派对”才算正式开始!

  吃完晚餐,长屋长老致词之后,村民为我们预备的节目就正式登场了。最先出场的是穿 上传统服装的伊班女孩,她们好象平常我们所见的选美般,配合鼓声一个个的出来绕道走一 圈。

  她们的穿着,与下午欢迎我们抵达时的穿着一样,头上戴着“金饰”,手上握着一粒粒 的小球。她们都打扮得很漂亮。

  伊班人的传统舞蹈——Ngajat,是当晚第二个登场的节目。每个长屋居民似乎都是舞蹈 高手,后来才知道,他们小时候是看别人跳,等到自己长大了,有场合好供练习时就会跳, 久而久之也就会了。

  跳Ngajat之后是短剧时间。几位村民表演为猎人头英雄敬酒的喜剧。原来从前把敌人的 头砍下来,对伊班人来说,是一种英勇的表现。


疯狂之夜

  最后一个项目是跳Yoget。他们越跳就越狂热,最后还邀请我们一起上去跳。那时候已经 过了午夜十二时,可是他们一点疲态都没有。

  那才是真正的“酒照喝,舞照跳”,村民精力十足的跳舞,可是我们的队员早已疲累不 堪。有些队员才刚刚躺下睡觉,村民却把他们摇醒,邀他们去跳舞。

  队员也真够可怜了。我们都没房间,只能够在走廊外睡,如今加上锣声鼓声震耳欲聋, 想好好睡个觉,简直就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事!

  不但如此,到了后来,热情如火的伊班村民不再请队员们喝米酒了,而邀请他们喝更烈 的另一种酒,喝得人金星四冒。

  如此反反复复折腾下去,这些村民也真够劲,竟然一直跳到隔天早上六点多才结束!他 们是尽兴了,然而可怜的队员们,很多已经不成“人形”。

  后来有一位西马队员回忆起这段经历时说:“这是我第一次去伊班长屋,可是也是我的 最后一次!”


第一批客人的荣耀

  “我们在一个星期前就开始预备了!”身为长屋委员之一的尤柏查纳受询时说。原来, 为了招待我们,村民竟然花了那么多时间去筹备。

  他告诉《国际时报》,这是长屋兴建之后的四十五年来,第一次有组团式的访客到来。 在这之前,访客最多只是一到两位。

  从他口中知道,为了打扮一个伊班少女,前后需费时好几个钟头之久,至于男的就比较 容易,只需要一个钟头。

  虽然筹备过程不容易,不过他还是希望有更多的游客到他们中间来,因为这是一件叫村 民感到自豪和快乐的事。

  “我们的长屋原来有一千多人的,目前只有四百人左右,因为一些为了工作搬了出去, 不过他们在达雅节一定会回来。”


现代化的长屋

  随着发展的步伐伸展到这里来,这座长屋也不再落后了。它如今已经有自来水和电供, 至于其他方面的基本设施,查纳本身也感到满意。

  长屋居民的主要工作是务农和任政府公务员,到了适学年龄的孩童,也都会去上学。无 论是中学或小学,都距离长屋不远。

  他们庆祝的节日主要有四个,即达雅节、鸟节、安都节以及圣诞节。其中最为热闹的是 安都节,不过这却要等上二十年之久才庆祝一次。原本上一回庆祝会是定在一九九二年的, 只不过后来因为经费问题,而被迫取消。

  至于达雅节,则是每年都有庆祝。这个节日就是伊班人的新年,它始于一九六三年,是 个庆祝稻田丰收而欢庆的日子。


传统的禁忌

  如今的长屋是否还有一些禁忌存在?“有的,比方说有人死了,我们在接下来三个月, 都不可以玩乐器、看电视,或者是听收音机,就是叫喊也不可以。”

  “如果他违规的话,他就会被罚款。”他补充说。

  此外,他指出,如果有人生病,他们就会在病人的门楣挂上一种被称为“pua kumbu” 的树叶,以禁止访客进入。如此情况将会维持上三天之久,在此期间,如果还有访客闯进去 的话,他就会被罚款。

  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村民除了可以一起奉行伊班人的习俗外,也可以在稻田干活时, 彼此互相帮忙与照顾。

  “我们住在一起,政府也比较容易帮助我们,比方说进行一些发展计划。”

  作为长屋的一名委员,他希望政府在今后会继续协助他们发展,俾使甘榜更加先进和清 洁,此举也有助于吸引更多的游客到来。


十天旅程在古晋划上句号

  隔天一早我们便离开长屋,我所乘搭的那一辆四轮驱动车,由于出了些问题,只好离队 前往斯里阿曼修车。

  我们稍后在西连与其他队员碰面,到了十七哩新生村时,交通警察再一次为我们开路。 一个小时后,我们已经抵达久违了的古晋。

  长达十天的“泛婆四轮驱动车探险活动”,随着当晚的闭幕晚宴也就正式的划上句号。

 
(左图)木中柏督林巴铃长屋。
(右图)“血祭”中的小猪被杀后,被人拉到一旁去。
 
(左图)长屋村民身穿传统服装,列队迎接我们的到来。
(右图)盛装的伊班女孩。


 【返回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