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原记录系列

(32)
大鸣大放的年代
左右阵营的纠葛

■本报李君报导

2006年8月20刊登
中国政情牵动东南亚侨界的政治路向,抗战胜利至新中国成立之前,砂劳越华社分化为壁垒分明的左右两大阵营,商会与华社侨领大多拥护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文教界、学生和工人则倾向支持毛泽东与共产党。

▲中华民国首任驻古晋领事陈应荣博士(右二)、女儿陈香竹(左二),和当时的广利银行经理林日荣(左一),及摄影家黄杰夫(右一)合摄。

▲国民党诗巫分部议事厅一瞥。

▲中国国民党砂劳越分部的党员证。

▲国民党诗巫分部第十四届执行委员,在1947年宣誓就职后摄。


中国政情牵动东南亚侨界
砂华社两派斗争

立场迥然不同的两大阵营,势如水火般长期缠斗,在中国解放前,国民党的保守势力稍胜一筹,但蒋介石退守台湾,新中国成立后,亲共阵营便气势如虹,国民党的各区分部和外围机关几同瓦解。

砂劳越华人与中国国民党的关系,可追溯到廿世纪初叶,当时从华南地区集体迁移到古晋、诗巫的新安、福州和广东垦殖民,就已把孙中山的革命思潮带进砂劳越,给偏向不问政事的本土华人社会带来一定的冲击,不久后,侨众便在古晋成立了启明社、同盟会等“中华革命党”的外围组织。

1919年中华革命党易名为中国国民党之后,便积极的在海外侨界设立分部,而古晋与诗巫亦先后有了国民党的分部,虽然统治砂劳越的次任拉者查尔士,当初很忌讳本地华人参与中国的革命事业,甚至迫走被指是革命党人的垦殖民领袖江贵恩牧师、黄乃裳和邓恭叔等社群领袖,封闭了启明社与它所出版的一份周刊<新闻启明星期报>,然而他的续位者,第三任拉者梵恩纳布洛克则放宽管制的尺度,允准国民党人公开进行各种集会与庆祝活动,因此当时的很多华团领袖皆是国民党的党员。

华社和国民党关系密切

“七七卢沟桥事变”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后,国民党分部联同华团在砂劳越各城镇成立了“华侨筹账会”,全面发动筹募义款援华抗日、招募机工返华参军抗战等工作,正由于这种长期的紧密关系,使华社民众和国民党有着深厚不可切割的革命情感。

特别是在战后,那些早年支持孙中山或国民党的侨界领袖,大多已迈入中、老年阶层,而且很多在经济与社会上都建构有相当的地位,观念趋向持旧老成保守,尤其是被共产党列为资产阶级的商人阶层,普遍都对迅速崛起的共产党存在着一定的恐惧,以致偏向支持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政府。

左倾阵营和国民党人不仅在意识型态上站在敌对的立场,即使就国内的事务,好象光复初期的“让渡风波”,也一样持着截然不同的态度,中华公会与华侨青年社等左翼团体,强烈反对让渡法案,经常与各族群的反让渡团体上街示威游行,还提出了争取砂劳越自治的激进政治诉求,但后来与国民党走得很近的侨领,好象陈木林则便连同另两名华裔议员,在国会就让渡法案进行表决时,投票支持让英国接管砂劳越。

面对着让渡争议期间,以及砂劳越成为英国殖民地初期,社会上波涛汹涌的反殖浪潮,国民党人竭力试图让华社的反英热潮降温,有意无意间散布着“事不关己”的消极态度,后来更趁着华南大水灾事故,策动大规模的账灾活动,扭转了同胞的反英与次任总督司徒华被激进马来青年刺杀的注意焦点。

争取侨社的向心

光复初期,国民党在砂劳越的古晋与诗巫分部,全直接听命于国民党在新加坡南洋办事处的领导,原来在1946年抗战胜利后,国民党中央海外部,便于新加坡设立南洋办事处,还派遣海外部的副部长戴愧生担任办事处主任,直接督导周边各区分部的党务,传达中央政府的政令,向华社宣扬孙中山建党建国的功勋,歌颂蒋介石的丰功伟绩,和宏扬三民主义的建国理念,进而提升国民党政府的威信,争取侨社的向心。

正如海外的各分部,国民党在古晋、诗巫等分部,每逢双十节、孙中山的生辰冥诞纪念日、蒋介石的诞辰,都例必举行盛大的庆典,并按照着样板仪式,在集会上宣读国父遗嘱,由分部领袖登台演讲,接着高呼口号,在喜庆时则串联各华人社团和各分部,向中央发出贺电,总之每次的庆祝活动,好象都是同一个模子炮制出来的般。

亲蒋阵营势力扩张

▲陈木林以“古晋华侨庆祝行宪首任总统就职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发函邀请华团派代表出席庆祝会的公文。

纵观新中国成立前的国民党砂劳越各分部,其党员人数虽众,但从党性上基本可分为三类人,即在战前便受到孙中山的革命精神感召入党,拥有坚强党性的铁杆三民主义信徒,第二种党员则因为见到很多侨领与社团领袖都是分部要员,于是也跟着宣誓入党,目的是为了藉党建构个人的社会地位,第三种则是游离份子,纯粹以个人利益挂帅,毫无党性可言,而在当时的社会环境,各分部偏偏就以此类党员居多。

虽然在党部中充沛着投机份子,但分部内的领导层很多却是名重一时的侨领与商界领袖,所以在华社里拥有不俗的影响力,因此在英殖民地时代的初期,“拥蒋反共”的势力确实较左营略占优势,特别是在1947年到1949年,尽管国民党政府在内战中节节败退,可是在古晋的侨界,亲蒋阵营的势力,却有不寻常的扩张之势,尤其是在1948年,中华民国政府在古晋设立领事馆,更使“拥蒋”的气势大为膨胀——

1948年正月,国民党政府正式在古晋设立领事馆,砂劳越各省的两百多位华社代表云集古晋,成立了“筹建领事馆委员会”,一致推选富商黄庆昌为主席,除了积极向社会各阶层筹募建馆基金,还勤于物色适宜的建馆场地。

筹建领事馆委员会最后敲定购置已故反让渡马来领袖,拿督巴丁宜阿邦哈志阿迪拉在哈志达哈路的豪宅,即后来中华第四中学的办公大楼,并经由巧匠装修后拨作中华民国驻古晋的领事馆。


反蒋派混进国民党集会叫嚣

▲▲诗巫国民党分部在四十年代杪发动筹款,援助华南水灾灾黎活动时所发行的军人节和国庆日纪念章。

民国驻古晋首任领事陈应荣博士,广东南海人氏,在1948年1月20日,偕同夫人张玉燕和女儿陈香竹抵晋视事,并在往后的一年多里,于国民党古晋分部的要员黄友谦,及福建帮大老黄福寿的陪同下,乘船到砂劳越各城镇与汶莱作熟悉性访问。

陈应荣领事所到之处,固然受到了亲国民党的侨界社团的热烈欢迎,却也引来“反蒋”左派组织的抗议,特别是在成邦江和美里的访问期间,街道上出现了很多反国民党的大字报,一些激进人士甚至进入欢迎会的会场,登台发言抨击国民党政府的无能,以及指责某些陪伴领事出巡的国民党分部领导为“吸毒者”等,使主宾皆尴尬异常,由此显见当年本地左、右阵营间缠斗之激烈情况。

无可否认的,国民党政府在古晋设立领事馆的作法,一定程度稳住了华社左右浮动不安的趋势,也相当程度消弭了侨界里日渐高涨的“反对势力”,同年的四月间,蒋介石在国民政府行宪后所召开的第一届国民代表大会里,中选为中华民国的第一任总统,古晋国民党分部随即组织了“古晋华侨庆祝行宪首任总统就职筹委会”,由当时的潮州公会主席陈木林出任筹委会主席,号召各华人团体在五月廿日,老蒋宣誓就职的当天上午十时,于汉阳街的利联戏院(国泰戏院),举行全侨庆祝大会。

当天的庆典除了循例由国民党分部领袖,亲蒋的侨领登台演讲,对蒋介石的“丰功伟绩”极尽歌功颂德的能事外,也联名向中央政府发出贺电,随着在当晚还发动各社团参与绕市大游行。

过后在蒋介石的诞辰,这些亲蒋的侨领也在国民党分部的策划下,广邀侨界代表举行集会,隔空为老蒋祝寿,总之此类样板庆祝会是层出不穷,直至1949年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退守台湾,英国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后,国民党在砂的各分部才告瓦解。

诚如前边所述,在国民党人或亲蒋的侨社组织举行各种庆祝会的同时,左派反蒋阵营也没闲下来,他们透过各种管道,与敌对阵营直接对垒较劲,除了张贴反蒋大字报,混进国民党的集会叫嚣,声讨国民党政府贪污滥权的罪状外,更在各社团内与“反动”领导展开斗争。

此外,左右派学人更透过报端展开激烈的论战,当年左倾的文化人,都集中在伍禅于1945年杪所办的<中华公报>,撰文推动社会主义和亲共反蒋的政治风潮,而几乎在同时期,反共意识强烈的兴化才子,也办了一份半周刊“时事评论报”,大肆讨伐亲共阵营,双方通过报端展开论战,烽火延续燃烧了整六年,直至1951年五月,中华公报遭英殖民地政府查封后,政治信仰论战的烽火才平息,但时事评论报则在1955年,因经济问题无法再撑下去,终究以停刊收场。

▲蒋介石六十大寿,本地一些华人店铺张灯结彩,还挂上写有祝贺字眼的横幅。

▲1948年5月20日晚,古晋华社举行庆祝蒋介石就任中华民国首任总统大游行,图为参与大游行的古晋码头工友联合会队伍一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