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李君报道

 

 

 

 

 

 

▲由丹斯里陈何遵所拥有的娥殿大戏院,曾是古晋有数的大型戏院之一。

刊登于2006年2月28

也许很多中年以上的市民,还记得浮罗岸的“娥殿戏院”,但在半个多世纪前,参与过左派政治运动,而今已迈入古稀之龄的老牌“先进青年”,脑海里肯定依稀还有那座挂着“华侨青年社”牌子,古色古香的中国式楼阁之影子。

当年浮罗岸地标
华侨青年社
变娥殿大戏院

在浮罗岸与猫眼岭交接处附近,现在是一块空荡荡的旷地,但是在此之前,这里曾是丹斯里拿督陈何遵所拥有的“娥殿大戏院”所在,不过在娥殿戏院于1955年落成之前,其实矗立在此的,则是一座中国传统式的楼阁。

三层楼豪宅成浮罗岸地标

楼高三层的此栋豪宅,稳如泰山般座落在比路面高出几尺的山坡地上,以高人一等的气势,俯视着周围较她矮了一截的建筑群,因而曾被视为浮罗岸的地标性建筑物。

这座富丽堂皇的大宅院,是由当年古晋的一家硕莪厂老板陈文成(Tan Boon Seng),在上个世纪廿年代,从中国聘请巧匠,由华南地区输入各种建材,花耗了超过一万四千元,以及用了近两年的时间精工打造成的。


▲华侨青年社的会所,原是殷商陈文成的私家宅院,是早年古晋首屈一指的中国式楼阁。

确实很富丽堂皇的陈家大宅,外层筑有围墙和门楼,主建筑物是青砖琉瓦,宏伟而气宇非凡,内部更是雕梁画栋,算是当年古晋最经典,最华丽的中华楼阁式建筑物,日据时,这座华宅同样难逃被占领军征用的命运,不过住进来的,却是82位随军到来担任文员的日本女子。

华侨青年社左翼团体社址

陈家大宅院的产权后来多次易主,其中包括宋庆海的大儿子宋天助君,亦曾是这座楼阁的主人,到了1946年的五月廿五日,古晋华侨青年社成立后,她便成了此个左翼团体的社址。
 
日本北婆罗洲派遣军第37军的第一任司令前田利为中将遗照,他在1942年的九月间,从古晋飞往纳闽的途中,于民都鲁岸外坠机身亡。

▲砂劳越独立前的左派运动精神领袖伍禅(前排左二),在八十年代与莅访的亲友合摄于北京。

最高领袖伍禅
获鬼子尊敬


提到早年砂拉越左派政治运动的大本营——华侨青年社,就必须回顾到与它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北婆罗洲反日联盟”,或“北加里曼丹反日同盟会”,而且还得从她的最高领袖伍禅说起:

伍禅在1904年出生于广东省的海丰县,父亲伍生在他年少时,便离乡背井到南洋来谋生,于距离古晋廿里外的新尧湾镇上,与妻舅庄剑雄合创“新丰盛”宝号,经营杂货与土产生意,并定期汇款回乡抚育家小。

从小在家乡长大的伍禅,于完成了中学的教育后,在1926年便远赴日本的早稻田大学深造,几年来异国磨练后学成返华,初时曾在广东创办过文学刊物,直至1937年卢沟桥事变,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后,他离开了烽火四起的祖国,来到新尧湾的父亲店里,并很快的便应聘到石隆门的华侨公学担任校长重职。

实际上伍禅在中国时,就已接触到了共产主义思想,成了中国共产党的党员,当时正值年轻,有着满腔壮志雄心的伍君,在抵达砂劳越后,并没有放弃其政治信仰,相反的是扮演着“播种者”的角色,在主理校政之馀,积极的投入地方社群活动,努力结合群众,鼓吹爱国主义思想与共产主义理念,因此算是砂劳越左翼运动的先驱之一。

当年和他并肩耕耘,于乡区推动左派政治思潮的,还有多位在廿世纪三十年代,从中国南来教学的知识青年,当中就包括了李树芬、何和珉、杨展谋和商人陈绍唐等人。

和鬼子是同学

就在左翼运动的青苗,于石隆门县内茁壮成长时,日寇在1941年的圣诞节占据了古晋后,新尧湾也难独善其身的沦陷于铁蹄下,所有学校被迫停学,鬼子兵大肆逮捕文教界人士和曾参与抗日援华筹账会的华社侨领,然而在此一片风声鹤唳中,伍禅却非但没有身陷黑牢,反而受到极大的礼遇。

原来,日本侵略军的司令官,恰好是伍禅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同窗,这位鬼子司令在占领古晋后,便派人把伍禅找来叙旧,还力邀他出任伪政府的官职,但汉贼不两立,伍禅以父亲年迈,儿女年幼为由,婉拒了对方的献议,没想到那位日本校友,不仅没有因此翻脸动怒,反而亲手写了一面“伍先生宅”的牌子,要伍禅挂在他于新尧湾的店门外。

此道牌子还真的比任何镇鬼的灵符还管用,各级日本鬼子在看到伍家挂有他们头子亲笔所提的牌子后,非但不敢造次进入伍家骚扰,而且还对伍禅格外尊敬,因此地方上仅要有事,只需伍君往军部跑一趟,便能顺利的解决。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所拍下的浮罗岸路首鸟瞰图,图中左前方店屋的背后,与老店群中间的长方型建筑物,为邵氏公司所拥有的“首都戏院”。

▲在四、五十年代,浮罗岸与现在的艾贝尔路,到处可见到亚答屋,图为浮罗岸香江糖果店(现在的民丰居茶室),在战后新张时,请来广惠肇公会的瑞狮做表演的档案图片。

  卖米赚钱抗日 

伍禅的那位军官校友,同时还特别签发了一纸准证,授权伍禅为石隆门县内唯一的米粮销售商,让他独市经营贩卖白米的生意,然而那鬼子兵头万没料到,伍君有了他所提供的这层保护网后,更便于他去暗中领导“婆罗洲反日同盟会”,而且把垄断白米生意所得来的盈利,全部用来支援抗日运动。

民众捐军火

其实,在砂劳越沦陷不久的1942年初,伍禅便与古晋和石隆门的一批热血青年,包括了陈绍唐、李树芬、巫干铭、陈士民、房若汉、林立信、杨展谋、何和珉、杨汉光与杨展容等等,联合组织了“北婆罗洲反日同盟会”,伍禅挑起担当主席的大旗。北婆同盟会最初的原意,本来打算筹组地下抗日游击队,但众领导人在经过多次的会议,分析了敌我局势后,一致认为在古晋缺乏提供游击队活动的森林环境,况且日本在古晋驻有重兵,力量有限的武装游击队,难以跟之抗衡,而且若发动巷战,可能还会牵连古晋民众遭受日军的屠杀报复,所以在综合各个因素后,同盟会决定暗中筹款和购置军火,留待日后进行敌后暗杀和偷袭行动。

就在北婆同盟会成立了几个月后,印尼西加里曼丹坤甸和山口洋一带的各族民众,也跟着组织了“西婆罗洲反日同盟会”,随即派遣代表潜入古晋与北婆同盟会的领袖会面,商讨两个反日同盟会合作打击日本侵略者的大计。

西婆反日同盟会的代表告诉伍禅等领袖说,山口洋地区的日本驻军数量较少,且西加里曼丹拥有大片的原始森林,是个打游击战的绝佳环境,尽管依当时敌我实力的悬殊,无法与敌军打正规战,不过却能进行敌后破坏,骚扰敌方运输线,以致伏袭数量较少的日军巡逻队。

双方在详细研究了当时的局势后,决定将两个同盟会联合起来,成为“婆罗洲反日同盟会”,伍禅获推选为最高领导人,按照双方的共识,西婆反日同盟会负起武装打击日寇的军事任务,而古晋这边的北婆反日同盟会,则负责提供军火和粮食,于是在日据期间,以伍禅为首的北婆同盟会成员,全面投入筹募资金与秘密采集军火的活动。

曾参与这场地下抗日行动的无名英雄们回忆说,当年古晋的北婆同盟会,确实为西婆游击队提供了大量的枪支、子弹和手榴弹,而这些军火皆是在古晋沦陷前,驻防在砂劳越的旁遮普军团与英国军队,在日军登陆前,仓促向印尼逃蹿时,边逃边弃置的武器,后来这些军火,除小部分落入一些匪徒手中,成了打家劫户的凶器外,很多是被乡区的民众暗中收藏起来,后来他们得知北婆同盟会筹集军火,准备通过边疆山径送往山口洋打日本鬼子时,纷纷将军火献了出来。

▲浮罗岸的华式牌楼背后的钟楼,原是一座战争纪念碑,以纪念在日据期间罹难的本地军警、政府官员与平民。

▲浮罗岸与猫眼岭交接处的一块空地,过去曾是左派大本营华侨青年社,和娥殿大戏院的所在。

于民众同仇敌忾、热心捐献军火和金钱下,北婆罗洲同盟会不负重托的筹集了大批的军需品,并由熟悉边疆山径的成员,诸如曾在石隆门金矿公司任职的巫干铭等人,巧扮成商贩,把各类物资源源不绝的潜运到西婆抗日游击队的大本营。

作为婆罗洲反日同盟会的最高领导人,伍禅不仅实际的参与指挥抗日地下活动,而且还把他从贩卖米粮所得的金钱,全捐献给了西加游击队,据负责潜运军需品到西加里曼丹的北婆同盟会领袖巫干铭回忆,单在1942年到1943年,他个人就曾数十次押运军火和金钱,通过石隆门的边疆山径,成功的运交到西婆游击队手上,其中一次还包括了伍禅个人所捐赠,重逾一斤的黄金与饰品。

拟组织暗杀队

虽然北婆反日同盟会因客观因素,没有建立武装游击队,但在日据后期,倒有计划组织暗杀队,准备刺杀日本军官,然而由于不久后,日本便宣布投降,这项刺杀计划没有付诸行动,倒是西加里曼丹的游击队,在获得北婆同盟会的经济支援下,曾多次成功的偷袭击日军部队,甚至还攻下日伪警察局,卤获大量的枪械弹药。1945年日本投降后,北婆罗洲反日同盟会形式上解散,但她的旧班底,在伍禅与陈绍唐等人的领导下,却转而在各地成立了中华公会,和华侨青年社等左翼组织,广召年轻人壮大队伍,投入了另一场轰轰烈烈的政治斗争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