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古今》系列2
老地标大伯公庙
撰文:本报李君
2008年11月15日刊登

  高矗三叉路口的小丘上,俯视着海唇街的寿山亭福德祠,是古晋市民心目中永远的老地标,更曾是乡区民众的对外通讯处,由于顾忌大伯公带旺华族,白皮拉者藉由开路、填河盖裁判庭来截龙脉,但费尽心机,反让她的香火越烧越旺。

  ●老巴刹寿山亭福德祠在2008年大变身后,显得益加美仑美奂。

 

大伯公庙
古晋人地标

  ●1964年大装修前的伯公庙,因年久失修,已显得破漏不堪的档案图片。

  ●1980年福德祠大伯公圣驾出游,图为大批善男信女持香恭候在庙前,准备参与这60年才一次的盛会。


  寿山亭福德祠(大伯公庙)是州内最古老的神庙之一①,估计在1800年前后创庙,迄今已逾200年的历史,她背靠花盆山,面向砂拉越河,背山临水,使庙内所供奉的大伯公,宛若坐在安乐椅上般,老神在在的遥望向大河与远方的马当山。
  正因大伯公庙风水绝佳,神明英灵显赫,起着庇护华社,特别是眷顾着市区华商的功能,而布洛克王朝自经历了石隆门华工起义事件后,对华社存有着顾忌,深怕此一族群坐大后,会威胁到他们的政权,因而处心积虑的设法破坏伯公庙的风水。
  原来在大伯公庙前,本来有一条名为双溪古晋的小支流经过,同时它还有一分叉流至邻近的广泽尊王庙前,风水师认为神庙前若有河流悠悠而过,将使神灵更加的灵验,据说当年的白皮拉者,便假藉筑路之名,于1928年把庙前的那条小支流给填平了。
  开辟“伯公岭”破“龙气”
  相传为了破坏伯公庙的“龙气”,拉者还在伯公庙后开了条道路,也就是俗称的“伯公岭”,原本在19世纪时,伯公庙背后的花盆山没有任何道路,到了20世纪初,拉者下令开山筑路,修建了现在衔接神庙街与浮罗岸路的伯公岭,虽然当时官方辩称,慕娘公司(现为喜尔顿酒店)办公室前边的道路很狭窄,由于河面经常有赛龙舟之类的盛会,站在河边观赛的观众群,使道路为之阻塞,因此有需要在伯公岭修筑一条交替性的公路,来纾解此条临河公路的压力,不过尽管官方说词堂皇合理,但民间咸认拉者司马昭之心路人皆晓,在伯公庙旁边与背后修筑道路,只是为了截断伯公庙的龙脉。
  1912年拉者还在距离伯公庙约百码之遥的河边,盖了座四四方方的建筑物,充作华人事务裁判庭,委任各属侨领当推事,专事调停华人社会内部的纷争,据说此举是要大伯公每天都被这些是是非非所扰,耳根无法清静。
  乡区居民对外通讯处
  实际上大伯公庙非但是华裔坡众的信仰中心、地标性建筑物,更是早年乡区民民众对外的通讯处,很多从唐山寄来的家书,地址便是写着“古晋寿山亭福德祠”八个字。20世纪之前,邮政服务就只限于城市地区,象石隆门、新尧湾和海口区等车路无法直达的乡区,当地的华裔坡众,便把对外函件的通讯处设在大伯公庙,因而他们所有从大陆家乡的来鸿,一律都寄到大伯公庙,等候他们得闲乘船到古晋时,才到庙里为大伯公上一炷香,再向庙祝查询有否收到他们的信件。
  其实古晋大伯公庙的善信,并不仅局限于本地坡众,大伯公神灵的威名远播至省内各乡区,甚至于外省各地,而早在1857年,大伯公庙完成首次的修建工程后,当时率众在帽山开采金矿的刘善邦,便有派遣手下代表十二分公司,专程从石隆门乘船来献金,由此显见寿山亭大伯公庙江湖地位之高超。

  ●大伯公庙在1964年大装修后的鸟瞰图。

  ●大伯公庙的山门,其前边的道路便是本地人所称的伯公岭,据说这也是次任拉者藉开路,截断伯公庙龙脉,破坏风水的杰作之一。

  ●座落在伯公庙斜对面的华族历史文物馆,在1912年建竣时,原是华人事务裁判庭,相传拉者设立此裁决华人内部事务的法庭于此,主要是要破坏福德祠的风水和让大伯公耳根难得清静。

大伯公庙200年来
由木板小庙身美仑美奂

  日本战争结束,砂拉越光复后,大伯公庙背后的庙地盖了很多非法木屋,内藏鸦片烟馆、妓院和赌场,成了乌烟瘴气的是非之地,为此当时殖民地政府的华人政务司高伦伟,便在1950年召集福建、潮州、海南、客属和广惠肇五个乡会的代表磋商对策,议决成立由五属公会派代表组成信托委员会,管理大伯公的庙务。
  政府在1951年6月16日,委任上述五属乡会的代表李子均、王其辉、黄友谦、温昌光和陈汉光为古晋华人慈善信托委员会成员,并推选潮属闻人黄友谦为主席,王其辉为秘书,且在同年10月9日成功向法庭提出申请,把庙产归入华人慈善信托委员会名下,采取行动劝请非法木屋居民迁离,还一个清静的庙地予大伯公。
  此个委员会成立迄今已逾50年,历任主席包括了黄友谦、丹斯里王其辉、丹斯里黄文彬和现任的周启明。
  灯梁上刻大修复年代记录
  200年前的大伯公庙应该只是间简陋的木板小庙,按照现存的资料,在1856年大伯公庙有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的修茸工程,庙身的木板围墙被披上粘土、石灰和沙,到了1863年,伯公庙再进行一次修茸工事,此次是更换屋瓦与少许的砖墙。
  直至1880年,洋灰被引进砂拉越,信坡随即合资雇工把伯公庙的围墙都换上砖墙,成了红墙绿瓦的传统庙宇建筑物,而在旧伯公庙大殿正中的“灯梁”上,就雕刻有关于上述三次大修建的年代的记录。
  如此又过了80载,大伯公庙年久失修,已显得破漏不堪,非但梁朽柱蚀,就连大伯公金身也被白蚁所驻食,所以1964年的值年炉主何亚传,在长山号和新义兴号两位值年头家的协助下,展开了修建的筹备工作。
  经过多个月的日夜赶工,终于在1965年农历2月初一上午10时,为已修复的伯公庙举行隆重的“上灯梁”仪式,当时的华社元老级领袖已故王观兴与黄文周等,皆身穿长袍马挂,胸前披上大红绸,襟插金花,在善信喊“发”声中,主持了此仪式,且焚香祈求伯公庇佑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五谷丰收和生意兴隆。
  20世纪60年代中叶的一次大装修后,大伯公庙的香火益加旺盛,而再于40载风雨的冲刷下,进入21世纪的大伯公庙屋顶出现漏水等问题,因此以周启明为首,负责管理庙务的古晋华人慈善信托委员会,在2007年决议为伯公庙进行大整修。
  2008年9月间,“修复后”的大伯公庙正式启用,在能工巧匠的精心打造下,寿山亭福德祠确实焕然一新的呈现在善信的眼前,然而很多怀旧的坡众,在赞叹刚竣工的伯公庙美仑美奂的同时,总是觉得它似乎少了些什么?
  古庙和历史建筑物一样,是种不能再生的人文资产,拆了一栋就少了一栋,修建古庙时,除了要保护文物的完整,也应该尽量在不变动旧庙格局的原则下修建,其实很多古庙都有其独特的个性与灵气,新建的庙宇纵然富丽堂皇,但给人总是缺少那股个性和灵气的感觉。

备注:
  ①:参看《公庙掌故与神坛》,国际时报丛书,李振源著。

  ●慈眉善目的大伯公(福德正神),细心倾听善信祈求的法相。

  ●寿山亭伯公庙正厅一瞥。

60年才出巡一次
  大伯公庙所供奉的主神为福德正神,其诞辰落在农历的2月初2,因此每年到了这一天,庙方都会举行盛大的庆典来向大伯公祝寿,当中除了炉主、头家与众善信会循例虔诚盛祭外,也会在庙侧搭建起临时戏台开演酬神戏剧,然而就是没有象其他神庙般,举行圣驾出巡的游神盛会,因为大伯公庙有个特殊的传统,便是仅有在每隔60年时,金身圣驾才会出巡一次,换句话说,福德祠自建庙迄今,最多就仅举办过3次的游神盛会。
  最近一次古晋大伯公庙办圣驾出巡活动,是在1980年的3月19日,当晚共有42支龙狮,和花车队伍参与其盛,大伯公的金身被置于神轿内,于傍晚六时许出发,在众多善信的持香跟随下,绕古晋市区各街道巡行一周,直至晚间11时半才回宫盛况空前。
  下一次出巡在2040年
  这20年来,时有虔诚的善信,尝试在伯公诞时办游神盛会,但在以“掷杯”方式向神明请示时,大伯公皆不肯破例,而回复予“笑杯”或“阴杯”,故而游神盛会的献议只得作罢,若依60年才巡游一次的传统,下次的大伯公出巡,就要等到2040年了。
  作为古晋最早的公庙,寿山亭福德祠在战前并未设有专门的管理机构,只是延续传统的“掷杯”方式,每年选出炉主和2位头家来统筹神诞庆典的事宜,而当时的华人总甲必丹王长水则是永久顾问,后来他的儿子王观兴,因对神事很热心,常被乃父委派为代表,与值年炉家头家开会,后来顺理成章的成了此庙的最高执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