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古今》系列
老巴刹、新巴刹(上)
撰文:本报李君
2008年11月18日刊登

  作为砂拉越的第一条街道,古晋的海唇街有绝对的江湖地位被称作“老巴刹”,也就因为如此,连英文街名也很早就正名为Main Bazzar(主巴刹、总市集)。
  Bazzar原来出自阿拉伯话,意指市集或市场,后来传到南洋,便成了马来话里的“巴刹”(Pasar),而早在19世纪末,古晋市区便有老、新巴刹两个名词的出现,老巴刹指的是海唇街东段,新巴刹则是近在咫尺的甘蜜街。
 

  ●仿佛在160年前已定格的古晋海唇街,在2008年的今天,于外观上与19世纪末没多大的改变。

砂州第一街
海唇街被称老巴刹

  ●1840年之前的古晋,就只是个倚河而建的小市集。

  ●1864年海唇街东段,闽商盘踞的老巴刹一瞥,图中部分店屋已用红砖取代传统的木板围墙。。

  ●呈一字型摊开的海唇街,在1880年的档案照片。


  实际上在南洋各地,由于早年的交通运输很依赖河流,所以大多数的城市便建在河畔或海滨,而且开埠的第一条街道,往往就名为“海乾街”。
  海乾街的“乾”字,应该加上“土”部首,此字在福建话里意指“边沿”,海乾也就是海滨或河畔的意思,先民在为古晋的第一条街道定名时,肯定也有想到用上述名称,但不晓得是那位高人献议用发音相近,但意境却大不同的“海唇街”三字。
  查遍新马各大小城镇,似乎就只有砂拉越一些城市有“海唇街”此一街名,可能真的因为“这里曾是茫茫南海上,漂流者的海市蜃楼,三千里惊涛骇浪后,落脚喘息的彼岸”①,所以先贤才给她取了海唇,海之唇,如此意境优美、浪漫的街名。
  饱经沧桑的海唇街,全长约半公里,东边与花盆山(BukitPasu)下的寿山亭大伯公庙为邻,西边则以旧法庭大厦为界,濒临着砂拉越河的河滨而建,是条名符其实的老街,老得让人觉得这里的街景,仿佛在百多年前就已经定了格,才会尽是些高矮不平,一副满布风霜容颜的高龄旧店。
  而在过去的百多年里,曾经是黄金旺区的这一条街道,抚育出了几许叱咤风云的政、商翘楚,也满载着无数白手成家的致富传奇,和一出出盛极而衰的悲情故事。
   砂拉越第一条街道
  拥有很多“第一”殊荣的海唇街,既是砂拉越的第一条街道,同时其老店是最先沿用红砖做围墙的建筑群,和最早在店前筑有“五脚基”的设施,因而更突显了她被冠上“老巴刹”桂冠的正当性。
  19世纪以来,就以天字第一街姿态傲视全砂的海唇街,理所当然的是古晋当年最热闹的市中心,居住在这一带的商民,都有如天之骄子,可以享受到富裕的物资生活,是让人羡慕兼妒忌的“巴刹人”,相对上,这方圆一哩之外的,便是基本设施匮乏,荆棘满目的郊区,也就是当年所谓的“山上”。
  最早的文献曾形容,1839年的古晋(当时称为砂拉越),人口还不上千人,老巴刹一带也仅住上几户人家,其余的散居大石路与对面江的岸边,老巴刹的周围都是茂密的丛林,从前筑有马阶供人骑马穿林而过,由现在的下横街以西的海唇街中段到甘密街,则是零星的菜园。
   也是古晋第一座菜巴刹
  从这段文字显示,现在的海唇街建筑群并不是同一时间完成的,最早的街道和店铺群,应该就只建在花盆山伯公庙山脚下,从双溪古晋溪边以西,直至下横街的这个弹丸之地,而且那时住在这个社区者,似乎清一色是福建人,也因此早年所谓的“老巴刹”,指的便是这一小截由福建商帮盘踞的海唇街,至于下横街以西那段街道的店铺群,是在较后时才盖成,过去是潮汕商帮的聚居地,潮州人给她取了个“顺丰街”的吉祥街名。
  其实19世纪初叶的老巴刹,就和现在州内一些偏远的乡镇风貌一般,简陋陈旧的店屋傍河而建,按照老一辈人由他们父执辈的口述中得悉,百六年前的海唇街,除了盖有几排双层的木板亚答屋顶店屋外,现在“华族历史文物馆”附近的河畔,设有一座鱼、肉蔬果市场,“巴刹”之名也因此而来,由于它是古晋的第一座菜巴刹,海唇街的“老巴刹”别称便因此而来。

  ●濒临砂拉越河而建的海唇街,于1900年所拍摄到的档案图片。

  ●海唇街的店铺最先采用砖瓦建筑结构,同时在店前筑有“五脚基”,此图片拍摄于1870年,当时街道上还可看到马车。

街道被分为老巴刹顺丰街
  英国退役军官詹姆士在1841年从汶莱苏丹手中夺得古晋(砂拉越)的统治权,建立了布洛克王朝后,由于治安情况大为改善,吸引了更多新加坡等周围地区的闽、潮属人士渡海移民过来,于是海唇街的商铺便从下横街往西伸延,直至旧法庭大厦止,成就了今天海唇街的规模。
  洋籍作家Frederick Bayle在<砂拉越风采>一文中,很形象化的描述了1863年时的古晋海唇街景观——
  “在法庭的右边是华人商店区,前边的道路泥泞不堪,店屋的大小、形状、格局和售卖品都不一样,商店前的五脚基上,堆满了各色的货物。”
  很显然的,早在1863年之前,海唇街西段的店铺群也已竣工,而且在当时的民间,把这条街道一分为二,与大伯公庙为邻至下横街巷口的这一截海唇街,习惯上被福建人称作“老巴刹”,而由下横街往西到敦哈志奥本路这一带的海唇街上段,则是潮州人口中的“顺丰街”。
   简陋的亚答屋顶双层排屋
  但无论是福建人叫的老巴刹,或是潮州人称的顺丰街,19世纪70年代之前,整条海唇街都是简陋的亚答屋顶双层店铺,这曾使到布洛克王朝次任拉者查尔士的新婚王妃玛格烈,在1869年杪,从英国远嫁来古晋时,因眼前所看到者,和脑海中所想象的落差很大,而频频向她的随从抱怨:
  “年轻的王妃玛格烈,由新加坡乘搭拉者王室游艇横渡南中国海,在青山入港,沿着砂拉越河经朋岭朝古晋拉者的王宫前行时,王妃秀目所及,两岸尽是渺无人迹的亚答树丛林,即使是号称为市中心的老巴刹,也只能看到慕娘公司的白色办公室与宿舍,以及陈旧的大伯公庙高矗于花盆山脚。
  一字摊开的海唇街华人商店,是简陋的亚答屋顶木板建筑群,整个市中心里,没有西欧文艺复兴式的豪华建筑,只有散布在河畔的小茅房,岸边的街道上没有车辆踪影,只有漂浮在河面上的小舟,更无熙来攘往的人潮,仅有在岸边走动的少数妇女。”
  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可判断究竟是潮州人或是福建人先落户古晋,但从“老巴刹”比“顺丰街”开发来得早,已似乎可以旁证到福建人可能比潮州人稍微捷足先登,而且在19世纪中叶之前,福建商帮的整体财势,似乎比潮州商帮来得大,因而早在1872年,当古晋这个新地名,取代往昔的砂拉越时,老巴刹这些由闽商所拥有的店铺,都已经完成大变身的工程,拆去过去的木板围墙,切上了新的红砖墙,同时盖在屋顶的亚答叶,也换上了鸳鸯陶瓦,然而在同时期,顺丰街大多数的潮商店铺,依旧保持亚答屋顶木板围墙的原貌,直至1884年的一场无情大火,才使它们换上了新装。

  ●高低不平的海唇街老建筑群。

  ●20世纪50年代的老巴刹街头一瞥,图中可看到骑着脚车的男女,和人力车招摇过市,此情此景现在已不复再现。

大火狂烧160间老店
  在1884年1月20日(星期天)凌晨1点15分,中国街与亚答街转角处的一间亚答木板店屋发生火烛,熊熊烈焰瞬间便蔓延开来,由于灾场周围的店铺,都是用亚答叶和木板等易燃物资盖成,火警发出的五分钟后,火舌已在建筑群的屋顶肆虐,加上风势猛烈,瞬息间亚答街、中国街已陷于一片火海中。
  火势从亚答街延烧到海唇街上段,也就是潮商云集的顺丰街,并在风势的推波助澜下,火舌已紧逼向大石路的新建店屋,和邻近的法庭大厦、医院等政府建筑物。
  祝融狂舞了几个钟后,风势才转弱,接着一场豪雨淋熄了大火,到了清晨六时,火苗全被扑灭,但亚答街、由下横街巷口到邦卡朗巴都附近的海唇街上段,部分的大石路新店屋,都已付诸一炬,大火总共烧毁了160间老店。
  祝融似乎劫去了受灾户的所有财物,但也赐予海唇街上段,即顺丰街一个沐火重生的机会,次任拉者查尔士趁着灾后重建前夕颁布了一道政令,训示所有的店屋业主,一律不准再延用易燃的亚答叶屋顶和木板围墙,必需改用砖墙与灰瓦。
  火劫后重建的海唇街老店,在这百多年来似乎定了格,虽然部分业主有陆续进行个别性的翻新和修茸的工事,但绝大部老店的外貌基本上还保持着相当程度的原味,只是店屋款式不变,很多店屋的产权已几度易主,同时经营的形态也已变了天。
  以往的杂货店、大型的贸易公司、银行和咖啡店,现在已越来越少见,代之而起的是专以游客为行销对象的手工艺品专门店。

  注①:摘录自《美哉古晋》诗集,“海之唇”篇,作者吴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