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古今》系列
老巴刹、新巴刹(下)
撰文:本报李君
2008年11月22日刊登

  相对于海唇街在19世纪初开业的老巴刹,数十年后竣工的甘蜜街菜市场,确实是“新巴刹”,然而无论是老或新巴刹,在21世纪的今天,都已完成历史阶段性任务而退役下来,这两个常挂在老古晋人口中的名词,也许就将成为绝响。

  ●甘蜜街鱼巴刹是座别具风格的建筑物,图为加帛伊班族已故大酋长天猛公郭(右),在鱼巴刹门口向小贩购买饮料时摄。

老、新巴刹
将成为历史名词

  ●摊贩迁移到实都东新市场后,“新巴刹”将成为历史名词?


  相对于海唇街在19世纪初开业的老巴刹,数十年后竣工的甘蜜街菜市场,确实是“新巴刹”,然而无论是老或新巴刹,在21世纪的今天,都已完成历史阶段性任务而退役下来,这两个常挂在老古晋人口中的名词,也许就将成为绝响。
  早在古晋(当时称作砂拉越)开埠之初,海唇街华族历史文物馆附近的河畔,设有一座菜巴刹,专门供应坡众新鲜肉类、鱼类和蔬果,它便是我们所谓的“老巴刹”了。
  到了1880年前后,次任拉者政府又在甘蜜街的现址,盖了座长棚式的菜市场,遂把海唇街的菜市场迁到新址,当时甘蜜街的店铺群尚未兴建,除了这栋倚河而建的亚答屋外,前边还是大片野草丛生的旷地,古晋人只管将它叫做“新巴刹”。
  早年的新巴刹菜市场,非但有蔬菜摊,就连鲜鱼和肉类档口也都收纳其中,而摊贩除了从老巴刹迁来的业者外,也加入了许多新的同业,当中就包括了在20世纪初,来了很多客家新安属的菜贩。

  ●过去甘蜜街菜巴刹的摊贩中,很多是客属新安人,图为1950年前后,一位新安女摊贩正在新巴刹内向顾客兜售蔬菜时摄。

新安人
种、卖蔬菜为主业

  原来在1898年,次任拉者查尔士透过教会牧师,和新安属侨领的安排,陆续从广东省引进大批的惠东安人,他们被安置在三哩的“盐柴港垦场”开荒,按照拉者最初的原意,是要这些精于农耕的新移民生产大量的稻米,然而因地质的关系,这些新安人则较热衷于种植蔬菜,于是种菜和卖菜成了新安人的主业,也因此新安属的菜贩,在甘蜜街的菜巴刹内占有绝大多数的比例。
  1935年政府扩建菜巴刹,以盐柴瓦取代了亚答叶屋顶,把鱼摊、猪肉摊迁出去,搬到隔邻的新建筑物内营业,而附在菜巴刹内的生鸡摊位,亦在1959年迁了出去,于是形成了菜巴刹、鱼巴刹、猪巴刹,和生鸡巴刹建筑群,一字排开于甘蜜街的格局。
  无论从资历、面积或摊贩数量来说,甘蜜街菜巴刹一直是古晋省内规模最大的菜市场,于独立前,她更是蔬菜批发与零售的集散中心,由乡区运来的蔬菜,都在巴刹内分发到零售商手上,也因为如此,她便诞生了很多富甲一方的商场大亨,当中尤以菜贩起家的“万福公司”东主杨源抄(1858—1925)①的传奇故事,最为人所津津乐道。

  ●20世纪初的新巴刹。

  ●1930年新巴刹的菜摊一景。

  ●1949年甘蜜街菜巴刹的档案图片,当时道路上的交通工具,除了人力车外,还有一架蚊级小巴士,没有任何私家汽车,此情景与今天车水马龙的甘蜜街有着天渊之别。

甘蜜街的由来
  新巴刹之所以会与甘蜜街挂钩,则要回溯到1894年,拉者政府在新巴刹对面的旷地,盖了一排呈弧形排列的双层砖墙店屋,这便是现在的甘蜜街老店建筑群了,由于当时“甘蜜”是主要的出口物产,且早年的这些商店大多有从事甘蜜的买卖,甚至一些就在店后摆了大铁锅,提炼甘蜜胶,所以此街道被定名为“甘蜜街”,但当时的潮属店主则口径一致的采用他们所喜欢的“长兴街”,而外属人还是喜欢叫她为“新巴刹”。
  尽管甘蜜街被喻为新巴刹,但在这条街上的整50栋店屋外观,看起来却比老巴刹的店屋还要老气横秋,由于杂货店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店面装璜大多乏善可陈,四周弥漫着甜、酸、苦、咸、辣五味杂陈的气味,外加一股的“腥”味。
  其实甘蜜街的店铺在19世纪末竣工时,恰逢甘蜜行情在国际土产市场率创新高,经济极其景气,直接带旺了新店屋的买气,而且买家八成以上就是潮州人。
  概因19世纪中叶南渡到古晋的潮属移民,除了一部分在市区经商外,大多在距离古晋7哩外的朋尼逊路、马当、伦乐、石角和巴哥海口区栽种甘蜜与胡椒。
   甘蜜又名“阿仙药”
  甘蜜又名“阿仙药”,是种芒草科的植物,农民在把它的叶子采摘下来后,置于大锅中以大火煮烂,熬出棕色的甘蜜胶,待它冷却后切成块状,便可脱售予土产商出口到新加坡等海外国家,俾以制成香料、药物和充作鞣制皮革与布匹的染料。
  从甘蜜胶过滤出来的叶渣,则可用以铺置在胡椒株周围的地面,除了能当成胡椒的肥料外,也可让土壤与胡椒根免于直接曝晒在猛烈的阳光下,因此当年的甘蜜园丘,非但种植甘蜜也兼种胡椒,相得益彰。
  由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初,甘蜜一直是土产市场中的宠儿,特别是在19世纪末,甘蜜的行情大好,不少本地的潮属甘蜜园丘业主获得厚利,于是便挟着大笔的资金,改变跑道步上商途,成为新巴刹甘蜜街商铺的新业主。
  这一生态结构,一直维持到20世纪60年代末,根据古晋潮州公会百周年(1964)纪念特刊所公布的调查,截至60年代初,甘蜜街的潮属公司共有25家,除了李茂善经营的“长兴堂”,卖的是中西药物外,其余几乎都是京果土产行,加上其他各属人所经营的杂货店,京果杂货店在此长行成市。
  早年的甘蜜街潮商,门市以零售杂货为主,并兼营买卖土产的生意,初时他们主要收购甘蜜与胡椒,到了1903年后甘蜜跌价,农民转而栽种胡椒和树胶,甘蜜就此绝迹。
  没有甘蜜交易的甘蜜街,一路走来始终是古晋一个重要的土产的集散地,在上世纪60年代之前,由于陆路交通未臻完善,古晋与周边城镇如石隆门、实文然和成邦江间的往来全靠水路,而甘蜜街的土产商行,因邻近就有专供内河货船停泊的几座码头,占尽地利之便,吸纳了大多数由货船从外埠载来的土产。

  ●甘蜜街的五脚基即景。

  ●甘蜜街商店群一瞥。

为了抢生意凌晨4点开门做生意
  战后的30年间,甘蜜街商店群的生意依然很火,他们当时的三大客源,包括了乘车到来光顾的门市客户,还有到来办货的郊区小商店业主,以及马当、石角和晋连路的农户,所以每天几乎都有源源不绝的货车,从乡区把土产运来,而把街道挤得水泄不通,等着卸货的罗里大排长龙,商店的五脚基堆满了一包包的胡椒,与一捆捆的胶片。
  生意火热但同行间的竞争也很激烈,为了抢生意,业者把营业时间提早到清晨5时,最后在凌晨4点钟就开门做生意,既使到了今天,街上的杂货店依然习惯在清晨5时便开门,充分体现了潮汕人勤奋,与刻苦耐劳的精神。
  在甘蜜街经营京果土产行的潮州商帮,在早年大多都赚到了钱,但到了20世纪70年代后,由于陆路交通四通八达,收购商大都派车到乡区直接向农户收购土产,加上瘟疫肆虐椒园,胡椒欠收,行情又朝下滑落,乡区劳动力外流加剧,以致农村濒临破产,农户无法偿还拖欠的帐务,经营风险提高后,反应迅速的甘蜜街土产行业者,不约而同的停止提供赊账予椒农,恶性循环下,土产买卖的业务日渐萎缩。
  如今甘蜜街的京果店,已不再兼做土产生意,业务大多仅局限在门市零售范围,但由于过去附近有一座吸引很多人流的“新巴刹”,倒还不愁客源的问题,只是在2008年的年中,甘蜜街新巴刹的所有摊贩,都被安顿到新启用的实都东大市场,曾经风光百年的新巴刹,从此成了废墟。
  看来老、新巴刹的名词将渐渐被遗忘外,甘蜜街过去与新巴刹唇齿相依的杂货店,也许也要步老巴刹同业的后尘,被迫把生意转形,以适应新的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