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古今》系列8
七丛松
撰文:本报李君
2008年12月6日刊登

  独立广场之前叫中央广场,一些老古晋却偏爱“七丛松”的旧称,然而它最早的古晋游乐园、警察操场或市议会广场等名字,似乎都已被遗忘了……

  ●独立广场在19世纪末名为古晋游乐场,图为20世纪初所拍摄的游乐园档案照片。

古晋游乐园、警察操场、市议会广场、七丛松
独立广场  拥众多旧称

  ●20世纪初,独立广场是古晋田径与足球赛的主要赛场,这份在1930年砂拉越华侨运动会筹委会所发出的赞助人委任状,还可证明当时的官方名称为警察操场。

  ●中央广场在20世纪中叶一瞥。


  独立广场之前叫中央广场,一些老古晋却偏爱“七丛松”的旧称,然而它最早的古晋游乐园、警察操场或市议会广场等名字,似乎都已被遗忘了。
  与中央警署结邻,距离敦阿邦哈志奥本路邮政总局大厦仅50米之遥的独立广场,是过去50年来,很多重大官方节目的聚会据点,而实际上早在1870年,市中心的这块大草地便已存在,当时称为“古晋游乐园”。
  最初只是供市民散步休闲的这座公园内,除了种有一些树木和花卉外,还盖了座中国式凉亭,以及一些儿童游乐设施,后来白皮拉者政府,在1891年开幕的砂拉越博物院背后另辟公园,旧的古晋游乐园逐步转型为运动场。
   又称“警察操场”
  20世纪初开始,拉者政府将警察总部和宿舍迁移到广场的左侧,也就是今天的警营路附近,驻警们因此每天定时在广场上列队操练,于是在战前这里的官方名字叫“警察操场”,同时也是官方与民间团体举办田径或足球赛的运动场,其中在1930年,本地的华人社团,便曾在此办过“砂拉越华侨运动会”,故此很多现在已届7、80岁的老市民,可能在年少时,就曾在这广场内做过田径运动,或踢过足球哩。
  警察宿舍在战后迁移到现在的马鲁丁路(甘蔗园路),从此再也看不到警察列队在练习操练的镜头,而在广场的左侧,中央警署的正对面,在战前原来是政府印务馆,后来它搬迁到大石路1哩半的新厂房,腾空的建筑物就成了古晋市议会办公楼,从那时开始,有相当一段时间,警察操场被易名为“市议会广场”。
   50年代被正名为“中央广场”
  直至20世纪50年代,英殖民地政府将广场扩建,还正名为“中央广场”,从此它就变成了官方重大节日的集会地点,而殖民地政府最后一次使用中央广场,应该是1963年6月8日庆祝英女皇华诞的大集会,过后于同年的9月16日,砂拉越透过联合马来半岛和沙巴组成马来西亚,正式脱离英国获得独立,当天庆祝独立的大集会,便在这广场上举行。

  ●1963年9月16日于中央广场的独立庆典中,联邦部长佐哈里代表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宣读马来西亚宣言的历史性镜头。

  ●独立广场除了是官方庆典的集会场所,也是一些大型民间活动的热点,图为1983年的独立20周年庆典期间,一场水牛赛跑在广场上热闹举行的场面。

2003年正式被定名为“独立广场”
  独立后的两三年间,政府在广场的尾端大兴土木,增建了英雄纪念碑和喷水池,由60年代末到90年代间,喷水池纪念碑周围的石椅上,每到华灯初上后,更坐满了相约黄昏后的各族情侣。
  90年代杪,英雄纪念碑被迁移至博物院公园,喷水池也随之被填掉,广场几经变身后,就连名字也变更为“独立广场”,唯一没变的也许是广场周围几棵百岁老木棉树,依然展现着超强的生命力,每年还会定时的飘下宛如绒雪般的花絮,为古晋增添了些许浪漫的冬意。
  其实中央广场非但在1963年传出阵阵响彻云霄的默迪卡(独立)口号,从那时开始,1973年的独立10周年、1983年、1993年,以至2003年的40周年国庆,中央广场都有盛大的集会和检阅仪式,也因此她在2003年正式被官方定名为“独立广场”。
   尚挂在老市民嘴边的“七丛松”
  5年过去了,独立广场四个字似乎已深植在年轻一代的脑海里,也许不用多久,“中央广场”就会和她前身的几个名字一样被遗忘掉,然而可能比这些名字更早的“七丛松”,迄今尚挂在老市民的嘴边。
  原来在政府建设古晋游乐场时,坡众就发现这片广场的四周,共长有七棵巨大的老榕树,于是便给它取了“七丛松”①的别号,尽管后来官方一再迭换广场的名字,就连那七棵大榕树也已被砍掉,但七丛松的名称到现在依旧还在民间被使用着。
  从独立广场到邮政总局和四方楼,都在“七丛松”的范围内,而这两座百年老建筑物,也一直是七丛松的老地标——

  ●四方楼与七丛松老店群的对面为一片旷地,邮政大厦还未落成,显示此张老照片是拍摄于1931年之前。

  ●七丛松老店建筑群的档案图片。这些店屋的业主,在90年代以每栋100万令吉的售价,脱售予发展商,并已悉数被拆除,准备兴建大型的商业中心。

“四方楼”兴建于1907年
  矗立在敦阿邦哈志奥本路(过去官方称作大石路),邮政局大厦对面的“四方楼”,兴建于1907年,是砂拉越首栋采用钢骨混凝土结构的公共建筑物,它楼高三层,底楼竖有坚固的长筒形圆柱,柱顶与混凝土天花板交接处,装饰有洋灰打造的精美雕花,二楼、三楼的围墙,镶有葫芦型的灰墩,支撑着长方形的木制百叶窗。
  散发着北美州建筑风味的这座四方楼,在1909年落成启用后,即被充作医院,底楼为门诊部和配药室外,二楼是欧籍人士的专用病房,三楼则是护士宿舍。
   “四方楼”的由来
  就因为它的外形四四方方,因而有了“四方楼”的名称,渐渐的“四方楼”更成了官立门诊医院的代名词,既使到了今天,已迁移到独立广场左侧的政府综合诊疗所,人们依然习惯称之为“四方楼”。
  大石路这座原装的“四方楼”,在日据时,被侵略者强占作“情报部”,战后英殖民地政府把它改为教育部的办公楼,直至公元2000年,教育部他迁,政府斥资将它重新装修,目前暂时没有新的主人。
  四方楼斜对面的邮政局大厦所在,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是次任拉者查尔斯的马房,里边蓄养了几十匹的王室御马,到了1917年,第三任拉者梵恩纳决定把马房迁走,并委托新加坡的英国籍绘测师丹尼斯山特力,负责设计邮政总局大厦的建筑图,于是一座满是欧洲文艺复兴时代建筑风格的宏伟大厦,便在1931年矗立于四方楼的对面。
  长逾百尺的邮政局大厦,是座钢骨水泥结构的欧式建筑物,正门外矗立着十根直径两尺,高逾三十尺,支撑着混凝土天花板的大圆柱,方型的柱础高达三尺,柱顶与屋檐的天花板上,还附有精细的雕花,气势极其宏伟。
  正中央一排大圆柱的两翼,是密集式的半圆形拱门设计,就连它们背后的门窗,也都一律呈拱门设计,让人惊叹绘测师的匠心巧思。
  从1931年启用的邮政总局大厦,经历了拉者朝代、日据、英殖民地和大马迄今,已长达73载,尽管内部多次进行过装修,但却和她永远保持不变的外貌般,一直默默的在为民众提供邮政的服务。

  ●1963年6月8日中央广场热烈庆祝英女皇华诞的场面,这也是英殖民地政府在中央广场所办的最后一次官方节目。

  ●中央警署(启用于1931年)和邻近警察宿的驻警,因为会定期在广场上作操练,所以中央广场之前曾被称为警察操场。

独立大酒店曾是“欧罗拉大酒店”
  在独立广场右侧的大路边,有座金碧辉煌,并与它同名的星级酒店——独立大酒店,而其前身亦是曾在古晋风光一时的“欧罗拉大酒店”。
  最初由新加坡籍富商陈焕其投资创立的欧罗拉大酒店,位于大石路与麦陀尔路的交接处,与独立广场遥遥相对,是20世纪5、60年代,古晋最豪华的大型酒店。
  楼高三层的欧罗拉大酒店,在1955年11月25日开张,总建筑费高达175万元,拥有36间豪华客房,此等规模在那年代的古晋,已是属于五星级的超级大酒店,尤其是她底层的“波场”,更可谓是夜夜笙歌,成了本地豪门子弟,和社交名媛们流连忘返之地,很多人还以曾到此跳舞而感到自豪。
  然而时光荏苒,随着更多大型星级酒店,于70年代末相继在古晋涌现,这间风华不再的老牌大酒店,就象过气的明星般被人冷落,产权也经过多度易手,并在90年代被拆除,兴建成现在的五星级“独立酒店”。
  周围地区高楼林立的七丛松,无论是白天或黑夜,总是一副车水马龙的热闹景象,然而在20世纪中之前,这里还相当荒芜,因而时有传出各种灵异怪事,特别是老一辈的描述中,总是会把这里形容成“不干净”的地方。

  ①福建和潮州方言都称榕树为“成树”,故而本来应称为“七丛榕”的地名,便成了“七丛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