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2月6日刊登

沈母魏氏(前排左一)和儿女合拍的全家福照片,图中后排左四为沈耀辉,前排右一为耀辉的五舅妈,当年才9岁的耀辉君,便是悄悄的跟着她,乘船离开万年烟,到古晋来找工作的。

 

 

 

 

 
沈耀辉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0年
祖籍:福建诏安
职业:建筑发展商

年幼鬼灵精怪 被称“共产头”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①

如今已年届七旬,却依旧雄心勃勃,伺机再创高峰。

沈耀辉的母亲魏瑞玉是位娴熟的女人,她在丈夫逝世后,单独打理“荣和”宝号的店屋。

个平凡的人,却有着很多奇妙的机遇,它们之中有的很玄,有的让他陷入窘境,但他总是能兵来将挡,沉着应战,最终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建筑发展商沈耀辉,搞过地下活动、坐过牢,又在商海上浮沉了大半辈子,如今已年届七旬,却依旧雄心勃勃,伺机再创高峰。

1940年,沈耀辉出生于当时隶属于第三省管辖的万年烟(现在隶属于沐胶省)小镇,父亲沈乾仁在当地经营“荣和”宝号,从事杂货和土产的买卖,母亲魏瑞玉,潮阳人氏,早年跟随父兄长从印尼的三发,迁移到万年烟河畔来落户。

在沈耀辉的记忆中,当他略为懂事时,就已经住在万年烟河边的高脚木板店内,犹记得当时计有三排共20来间的高脚木板店,一字排开的沿河而建,店主九成是诏安人,而他的伯父与舅舅们,也都居住在邻近的几栋老店中。

伯父沈汉池是当地的华人甲必丹,经营“裕和”宝号,而他的三位舅舅也都是地方上的闻人,大舅精通棍法,五舅魏富山是响当当的拳头师父,最怪的要数二舅,他精通神术道法,长期独居在渺无人烟的深山内,据说他简陋的茅房周围,还摆有奇门遁甲之类的阵法,让一些误闯者深陷阵中,直至他出手搭救方能脱困。

当沈耀辉6、7岁时,二舅有向沈君的母亲表示要纳他为徒,但却遭到婉拒,而耀辉本身也因为不想跟随他住在深山,亦躲进房间迟迟不敢出来,见到各造如此反应,魏法师只好作罢,从此就没再提起纳徒一事。

耀辉是家中8名兄弟姐妹中的老幺,上有2位兄长和5名姐姐,父亲乾仁公在他4岁时就已辞世,家庭生计就由母亲魏氏一肩扛起,可能就是因为这种种的缘故,自小他就特别获得家人的疼惜,养成了他顽皮好动的个性。

校园孩子头恶整同学

年少喜欢套戏服学唱戏的沈耀辉,在中国旅游时穿上龙袍扮皇帝。

沈耀辉的大哥耀文君,在万年烟举行婚礼时所拍的结婚照。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万年烟中华公学在1946年复课,当时才6岁的沈耀辉,就被母亲提早送到学校就读,以为在老师的严加管束下,会让他学乖些,没想到在校园里,他却成了孩子头,整天带着一班年纪相近的童伴在四处溜达,恶整班上的其他同学。

放学后,他经常都会和童伴们,在高脚店屋楼下的泥地上玩玻璃弹珠,有一次他抬头往上望,从木板缝隙间,看到一位住在他隔邻的同班女同学,正好坐在他上方的楼板上,于是随手从地上拿起一支“亚答签”,把它从缝隙伸上去搔弄她的大腿。

突如起来的恶作剧,当然把女同学气得呱呱大叫,她从木板缝隙看到是小耀辉在作弄她后,翌日便一状告到老师那里,结果耀辉遭到老师鞭打手心,厉声告诫他不得再犯。

挨罚后,耀辉心存不甘,寻思报复之道,于是在放学后,便组织几名跟班童伴,收集他们的粪便,然后混入黑油(机器润滑油),再搅和成了一大罐既黑又臭的混合物。

隔天大清早,他们赶在其他同学前头进入课室,把那些粪便混合物,全倒在那女同学的抽屉里,然后若无其事般走开,过一阵子后,该女同学来到座位上,把手上的书本练习簿就往抽屉里塞,结果全都染了粪便,气的那女同学大哭一场。

实际上,小耀辉和他那群喜爱捣蛋的同学,通常都会比其他人更早到学校,很多时候,他们都会撬开储藏室的门,打开柜子拿出收藏在里边的戏服,于是一群同学便各自披上戏服,扮演起不同的角色。

一般上他们都会赶在老师到校前,把衣服脱了放回柜子里,若遇上老师提早到校园,并闻声到储藏室来查看,大家就会匆匆匆忙忙把戏服脱下后,拔腿就往外冲,那些跑得慢者,就会被逮个正着,而要挨一顿惩罚。

游泳前先做“祭鳄仪式”

就耀辉而言,木板店前边的万年烟河,就是他的天然游泳池,每在炎热的午后,他都会趁母亲在睡午觉,或忙于店务时,脱了身上衣服便扑通一声跳进河里,慢条斯理的游向对岸。

为了到河里游泳这码事,耀辉不懂挨过父母,甚至老师的多少藤鞭,概因万年烟河里鳄鱼为患,时有发生巨鳄攻击在河边洗衣服或洗澡的民众之事故,所以附近的店家们,都严禁家里的孩子到河家里戏水。

偏偏小耀辉他们这群顽童,就不知天高地厚,总爱趁大人们不留意时,就会结伴到河里戏水,然而他们也不是盲目的脱光衣服,便随意往河里跳,而是在游泳前,会先做些小小的“祭鳄仪式”。

沈耀辉已经忘了是谁教他这作这一种仪式,只记得每次要和童伴们到河里游泳时,都会先从家里弄来一颗小饭团,然后站在河边,嘴家里喃喃自语的念念有词道:

“大伯公鱼(诏安人尊称鳄鱼为大伯公鱼),我没加交(招惹)你,你也请不要加交我,让我们平安的在河家里游泳吧,”说完便把手中的小饭团往河里丢去。

不晓得是咒语真的奏效,还是他们比较幸运,这群小孩子在万年烟河里连连游了几年,都没有出过事。

商家一见格外留神

年幼时满脑子鬼灵精怪整人念头的沈耀辉,亦是镇上那些卖榴莲和“地干牌”的小贩们眼中,让人头疼的小鬼头,原来当年镇上卖榴莲的小贩,为了制造买气,经常会推出用投标的方式销售他们的榴莲。

遇上这种“盛会”,小耀辉一定不会错过,并经常会让他耍一些小手段,以最少的钱,赢回大堆的榴莲,同样的,镇上那些有挂着地干牌,让孩子们来“搏”的商家,一见到小耀辉登门都格外留神,提防这小鬼头又“出千”,但无论他们提防,最终还是要甘拜下风,拱手把大奖送给这小顽童。

于镇上做生意的几位坡众,原本是中国抗日时期的大刀队成员,他们看到小耀辉的行举,特别是能率领一批童伴的领导能力,都喜欢称呼他是“共产头”。

小耀辉当然不晓得什么是“共产党”,但听人家这样称呼他,总觉得它与自己有关,便记了来,没想到几年后,真的就和共产地下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15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