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与婆罗洲王室
有亲缘的华人

第591a期

“婆利者,直环王东南,自交州泛海,历赤土丹丹诸国乃至。地大,洲多马,亦号马礼,袤长数千里。多火珠,大者如鸡卵,圜白照数尺,日中以艾藉珠,辄火出。产瑾瑁文螺石坩,初取柔可治,既镂刻即坚,有舍利鸟,通人言。俗黑身朱发而拳,鹰爪兽牙,穿耳傅当,以古贝横一幅缭於腰。古贝,草也,缉其花为布,粗曰贝,精曰垒。俗以夜为市,自掩其面,王姓刹利邪伽,名护路那婆,世居位。缭班丝贝,缀珠为饰,坐金榻,左右持白拂孔雀羽,出以象驾车,羽盖珠箔,鸣全击鼓,歙蠡为乐。其东曰罗利也,兴婆利同俗。隋炀帝遣常骏使赤土,赤土西南入海得婆罗,总章二年,其王达钵遣使者与环王使偕朝。”
这是新唐书卷二二二下“环王傅”中所记,内容同旧唐书卷一九七婆利国传中所记相仿;总章二年为元六六九年,与旧唐书所记贞观四年的公元六三○年,婆罗洲都有人北去访过中国的。

●黄升平之幕。

(一)龙珠与寡妇山
北婆罗洲方面,以“中国”来作名称的很多,如最大的河叫“中国河”(kinabatangan River,支那巴干河),最高的山叫“中国寡妇山”(Mount Kina-Balu)。现在称北婆罗洲(North Borneo)谓沙巴(Sabah),它是位於婆罗洲岛的东北部,西面是南中国海,东南是苏禄海(Sulu Sea)和西里伯海(Celebes Sea),西南毗连砂拉越与汶莱,南面与加里曼丹接壤,包括了纳闽岛(Labuan I.)及沿海其他七个小岛,总面积约二九三八八平方哩。
沙巴境内的地势,西部多山,东部多平原,主要的山脉是克洛喀山脉(Crocker Range),起自马鲁都湾(Marendu Bay)南端,离海岸三十哩,沿海岸西南行,高达四千至六十尺;最高的就是中国寡妇山,都喜欢称它谓“神山”,是沙巴的象征,所以沙巴的州镇中也以它为标记。海拔一万三千四百五十五尺,不仅是南洋的第一山峰,亦为远东最秀丽的山岭之一,如登山巅而俯瞰全岛,大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感。
因为全境冈陵起伏,只有少数的平原,最大的中国河,如它支流所经过的土地,大约有四千平方哩,得到灌溉的便利,所以土地肥沃。内地有根他咬与丹武南等的平原;根地咬有广阔的草原,丹武南多稻田。布拉河口有兰脑平原,斗湖的东面与西面,有海岸的小平原。
至於中国河上游的高山上,传说有一个石洞,洞内有一个大石棺,是中国式的,有一丈多长,棺旁还有一面大锣,锣后有一个“狄”字,其旁又有长矛大戟一类的武器,都有一丈多长,证明都是武将一类的华人,早在这里,而殁葬在此的。
特别是中国寡妇山命名的来源,且读几段有关的记述:
(一)汶莱王室世系书中记云:‘先是中国皇帝遣二官吏名曰王刚(Wang Kong之译音)及王三品(Wang Sum Ping之译音)至,以取中国寡妇山之龙珠,华人为龙吞者甚众,龙盖欲护其宝珠也,该山似是得名。嗣王三品思得一法以欺龙,彼以烛置玻璃盒中,乘龙不备以易其珠,而龙犹以为明珠无恙也。宝珠既得,即群起扬帆返国。离山不远,王刚欲索其珠,乃相勃豁,王刚强夺之,王三品大怒,遂不返国,转掉回汶莱,后娶苏丹穆罕默德之女,受禅,是为苏丹阿玛德。’

●常以白云作腰带的沙巴“神山”,传下了与黄升平相连的不朽神话。

(二)元朝曾立此地为行省
从上面的记述中,王三品是留在婆罗洲,而王刚是抢了龙珠去中国了;至於“龙珠”的有无?篇首的引文新唐书所记:‘多火珠,大者为鸡卵,圜白照数尺,日中以艾藉珠,辄火出。’实是有的,并且说“多火珠”,这种火珠还不少。至於“火珠”的珍贵,已经不止唐代知之,上溯至秦代,亦有提及,如泰代丞相李斯在“谏逐客书”中有说到:‘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随和之宝,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剑,乘纤离之马,建翠凤之旗,树灵晁之鼓,此数宝者,秦不生一焉。’以上各种宝物,均有根据,“昆山之玉”,是昆仑山的玉名。“随和之宝”,随,是湖北随县的随侯,见一大蛇受伤,亲为医治,后蛇卸珠来谢侯,因称随珠。和,即是卞和,在楚山获蹼玉,献楚厉王不信,反受则在右足,卞和抱璞至荆山大哭,文王始命匠得璧。“太阿之剑”,即为吴国干将所铸的古剑。“纤离之马”,为北狄犁所产的良马。“翠凤之镇”与“灵晁之鼓”,为以翠羽织凤饰旗,及瓜鳄晁的皮制鼓。而“明月之珠”,就是南海所产的“火珠”。所谓中国寡妇山上的龙珠,即华人民间所俗称的“夜明珠”。
(三)黄总兵的古墓
但是,“华人为龙吞者甚众”,是否有许多华人来沙巴冒险?以及到底有没有“龙”?这需另作考证。但王三品其人,在李长傅“中国殖民史”中有说到:“据温雄飞君之说,二十年前有其乡人(广东人)黄卓如君,至婆罗泥(即汶莱)贸易,拟承办该处各种钜大实业,故婆罗泥苏丹极优待之。未几值该苏丹祭墓之期,苏丹乃约黄君参观祭墓典礼,并作郊游。及期,苏丹所御之服,半作中国式,盔而雉尾,略如旧式戏剧。乃随之至郊外的一里许,山上巅,有一古墓,朴实无华,中竖碑碣,隐隐约约有中国字,模糊不清。黄君好奇心切,乃取草纸扪而拓之,得五大字曰“黄总兵之墓”其旁并无年月日及其他题碑署名等小字。据温雄飞君之说,为黄升平之墓无疑,其称为总兵,或受命於朝而来者。……温君确信“苏禄王室家谱”之可据,又发现“黄总兵墓”,故推定黄升平为当时中国人领袖,而有女嫁於苏丹者,其推定尚可信。’等云,黄升平与王三品的音相同,王三品的官职可就是“总兵”,姓氏的王与黄暂且不论,到底他娶苏丹之女?还是他有女嫁给苏丹?重要的是当时的华人中,与苏丹确有血裔的关系。
因为,当时的沙巴土地,本来是属於汶莱所统辖,所以“汶莱王室世系书”中对这位王三品,也有记述:“第一世回教君王穆罕默德(Paduka Sir Sultan Mohamed)之独生女,嫁与中国钦差王三品,且传禅为第二世君主苏丹阿玛德(Sultan Akhmed),生一女,招赘大食宗室名阿里(Sherff Ali)者,受禅为第三君主曰苏丹柏克特(Sultan Berkat)……华人助之造一石城(Kota Batu)焉。”从这段所记中,可以看到王三品先是娶了第一世苏丹的女儿,后来,又把自己的女儿,嫁给第三世苏丹的,所以说:即有苏丹的女儿嫁给他,他也有女儿嫁给苏丹,这两项均为事实,不过,他在北婆罗洲王室中作赘婿,并且做了王,这是华人在婆罗洲的一点特色。
(四)王三品与黄升平
王三品的来到北婆罗洲,是在元代的至元廿九年,即公元一二九二年,因元世祖出兵远征各处,曾以北婆罗洲设立为一个行省,并且兼辖苏禄群岛,当时派的总督,官职也可能是“总兵”,名叫Ong Sum-ping,音译为黄升平,或Wang Sum-ping,音译为王三品。如“黄总兵”的古墓确属是他的,而姓是Ong,那么,他姓“黄”无疑。
至於苏禄群岛,是很靠近北婆罗洲的,依照华文古籍中所记,它是一海国,有时与渤泥交好,有时有战事。在费信跟郑和下南洋时,所撰的星搓胜览中,亦有记到苏禄国:“居东海之洋,石崎保障,山涂田瘠,种值稀薄,民下捕鱼虾生啖,螺蛤煮食,男女断发,头缠皂缦,腰围水印花布,俗尚鄙陋,煮海为盐,酿蔗为酒,织竹布,采真珠,色白绝品,珠有径寸者,已值七八了锭,中者二三百锭。永乐十六年,其酋长感慕圣恩,乃挈妻携子涉海来朝,进献巨珠一颗,重七两三钱,罕古莫能有也。皇上大悦,加劳一厚赐金印冠带归国,地产真珠、黄蜡、玳瑁、竹布,货用金银、八都刺布、青珠、磁器、铁铫之属。”永乐十六年是公元一四一八年,依照明史及东西洋考,当时的苏禄,也和婆罗一样,分有东王和西王。东工名叫巴都葛叭巴剌,是死在中国德州的;西王名叫巴都葛叭苏里;最妙的,还有一位峒王,名叫巴都葛叭喇卜,明史中把他记成为“王妻”了。东王为长,而王为亚,峒王最次。‘多年其妻及酋目’,依照明史所说,有三百四十多人浮海去过中国的。
而苏禄国对王三品或黄升平也有记述,据“苏禄王室家谱”中所载:“黄升平初至汶莱,率中国人甚多,盖受元帝命求山顶神龙之宝,此山后名支那巴鲁山,龙猛甚,食人无数。黄升平乃设计以烛易宝石,归途中同伴王刚,争夺宝石,黄升平乃回汶莱。黄有女嫁汶莱苏丹阿克曼德(Akhmed),时在一三七五年。凡二十余传,以迄於今。其王系由女系递嬗,阿克曼德之公主,嫁夏律阿丽(Arab Sherip),后继王位,即今汶莱王家之始祖也。”
根据苏禄王室家谱中所记,并不是王三品或黄升平本身做苏丹,而是女儿嫁给苏丹,作了“国丈”;而婆罗洲王室又是母系制度,再由王三品之女所生之女儿继位;总之,婆罗洲王室的裔脉中,是不能脱掉华人的血胤的。但查公元一三七五年,并不是元代,而是明初的洪武八年。
但是,依照明史“苏禄传”中所记,洪武初正有苏禄攻打渤泥的事,明史苏禄传一开端即写:“苏禄地近渤泥、者婆,洪武初发兵侵渤泥,大使,以者婆援兵至,乃还。”总之,那时候的婆罗洲,是在兵戎之中,所以,有一个年人“总兵”的武将来担任国事,终是对的。
因此,中国河上游的高山上,石洞中有的大石棺,也属华人的武将之流,根据铜锣背后有个“狄”字,是否与宋代到过广西昆仑关的大将“狄青”有关?相信北婆罗洲发掘古代文物中,一定还有不少华人古代武器甲胄的东西?至於记述中有“黄升平初至汶莱,率中国人甚多”之语,当时一定有“甚多”华人在这里,同土著民族的女子婚配,不然,这里杜孙民族中怎会存有华人的风俗呢?

(本文摘自《马星华人志》)

诗经·郑风
萚兮
萚兮萚兮,枯黄落叶飞满地,
风其吹女。凉爽秋风吹拂你。
叔兮伯兮,我的情郎好哥哥,
倡予和女。你来领歌我伴唱。

萚兮萚兮,枯黄落叶飞满地,
风其漂女。凉爽秋风吹拂你。
叔兮伯兮,我的哥哥好情郎,
倡予要女。你唱我随永相伴。
Daun tergugur
(balada negeri Zheng dari Kitab-Syair)

Daun tergugur yang layu menguning melayang di sana sini,
Angin segar musim rontok meniupi anda.
Abang baik yang kucinta,
Anda mendahului bernyanyi dan saya berikut.

Daun tergugur yang layu menguning melayang di sana sini,
Angin segar musim rontok meniupi anda.
Abang baik yang kucinta,
Saya pasti mengikut dan menemani anda selamanya.
(凌彰译) 萚(tuò)倡(chàngchāng)